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戰場指揮官

戰場指揮官

夜不能寐。

  勤勞是這個男人持有的好習慣之一,不論是戰時的調度或是戰后的修養工程都事必躬親,以至於忙到三更半夜都是有可能的。

  才剛結束夏季大作戰的指揮官正努力整理著新晉用人型的資料,一邊還要對這次新出現的怪物以及鐵血人形資料做出一份份簡報,在一頓痛苦的振筆直書后,這才將這些繁忙的文件丟進抽屜里。

  子夜的鐘聲敲響了,好不容易能在今天之前結束會報這點讓指揮官振奮起來,忍不住看了看所上的抽屜,露出有些困擾的笑容。

  那是一份太早送到的禮物,雖然現在還說得太早了,打算之后要給予某個新晉人型的。

  還在想著這些問題時,門口卻傳來一陣敲門聲響,一頭銀色的長發自門縫間滑入,少女輕巧巧的身影端著一杯夜間的熱咖啡朝著指揮官走了過來。

  「真是,跟我們在外面比起來,這個戰場也很激烈啊。」

  「笨蛋,多虧你們這次的努力啊,完成這些報告的困難度就跟替赫莉安小姐找男朋友一樣難。」

  「嘻嘻,我可是有內建錄音功能的喔。」

  「等等,剛剛是說假的。」

  一如往常喜歡跟自己針鋒相對啊。

  看著那張乾凈漂亮的臉龐,變化莫測的氣質幾乎都成了少女的標配,讓指揮官想起了當初認識的時候,可沒少在這防衛心強大的少女手上少吃虧。

  結果到最后還是跟這個孩子,這個孩子的妹妹都訂下了誓約,而現在嘛……
  注意到少女的眼神似乎微微從自己身上飄開來,甚至將手上的咖啡放下,忍不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一個與她有些神似的人型資料赫然就寫在紙上,忍不住喟然。

  果然還是會在乎嗎?

  「雖然是先斬后奏,我把那孩子重新建造出來這點……」

  「沒關系,她不是那個她了,我也……不是那個我了。」

  指揮官停下手中的筆,正眼看著那張難得露出哀傷表情的素顏。

  在他的印象中,少女聰明、冷靜甚至可以說是殘酷,但又有誰能理解要從一個懦弱的孩子鍛煉成這樣,需要多大的磨難。

  面對指揮官的眼神,少女卻像對這種情緒沒有太大波動一樣,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她的男人。

  笨拙的傢伙,感情用事至極,扣除掉能力之外性格上與自己是天秤上的兩個極端,明明應該是如此的兩人,現在卻因為好幾次任務的交雜,變成了戀人一般的奇妙關系,簡直不可思議至極。

  「沒有了過去,現在的那孩子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型而已,這樣其實也不錯吧……」

  「看著那張臉還是會有很多的想法吧,過去做不到的,過去沒有說的,和不妨趁著這次機會好好彌補一下呢?」

  「笨蛋,那已經是不同人了,而且即使她出現了,我做過的事情也不會改變。」
  「騙騙自己也好,連看都看不到才是最可惜的吧……我說真的。」

  「哼哼?」

  像是想要理解指揮官心理這句話有幾分真誠一般打量著那張臉,然而看著看著,原本還帶有些放縱與輕蔑的表情卻在那誠懇的表情下逐漸收起,過了好一陣子,才像放棄一般地擺了擺手,苦笑著說到。

  「是是,這次就暫時聽你的吧,我會去找她談談的。」像是終於被指揮官的態度打動一樣微微搖著頭,一邊又像找藉口一樣把剛剛拿在手上的咖啡向前推了過去:「不說這個了,我可是特地為了你泡咖啡來的,不喝一點告訴我感想嗎?」
  偶爾還是會做些好事的嘛,這個丫頭。

  看著那杯清香的咖啡,指揮官放松下精神,笑著一飲而盡。

  「事情就是這樣,輕輕松松就抓到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搞什么啊,45,快點把我松綁啊你這渾帳!)」

  「咦,好不容易趁你睡著才弄好的,不要~」

  「唔唔唔唔!(你坑我啊!)」

  「只是想藉你的東西用一用,別擔心~只是躺在床上這么簡單而已。」
  看著那張露出乖巧笑容卻又一邊用有些鋒利的指尖劃過胸膛的少女,當那根手指輕輕戳著自己胸口帶來疼痛時,指揮官的背脊整個都發涼了。

  當喝下摻了安眠藥的咖啡,醒來就發現被五花大綁地銬在自己的床上,呈現大字型的指揮官面對把自己綁起來之外還綁住自己嘴的45一陣抱怨,奇妙的是居然來能正常溝通。

  嘴巴上的封條被暴力爽快地拔下來,還來不及顧及那陣刺痛,指揮官就不斷地大口喘氣著,一股涼意從身體上傳來,竟然在睡夢中被剝的只剩下條內褲而已。
  昏暗的燈光下,同樣只把自己剝的只剩下那對黑色連身襪的少女有著一身雪白的肌膚,戰爭的炮火像不存在於那水嫩的肌膚上一般,撫弄過指揮官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是如此地柔軟又美妙,小小的胸微微顫抖著,綻放著粉嫩的蓓蕾,顯示著少女也在情欲邊上。

  只看她坐在自己的身上,強勢地按壓著男人的身體,大腿內側那滑嫩卻又訓練有素的彈性身軀緊緊夾住主揮官的腰間,彼此的性器隔著一層黑絲與內褲,各自都透露出渴望彼此的濕潤氣息。

  「因為我想做的事情可能會讓你有點辛苦,只好先這樣做啦。」那聲音就像在撒嬌一般甜膩,像是作出這些事情的兇手根本不是她一樣,在指揮官耳邊說著:「沒有跟那孩子說過的,沒有讓那孩子享受過的,以及沒有讓那孩子理解的一切,名為快樂的事物,我希望你能好好滿足我們三個人。」

  三人?

  腦袋還沒有轉過來的同時,通往走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眼角余光之下,兩具同樣散發出春氣息的身體正從里面走了出來。

  「40、9?」

  「我是被45跟9叫來的……那個,指揮官原來你有這種興趣?」

  「我是聽到45姊來這里玩就過來呢,指揮官,這次要玩什么新的游戲呢?」
  看到被叫來的少女們反應都在預料之中,早就已經等候多時的45只是笑了笑坐到床一邊去,9則是攙扶著40的肩膀,新進人型此時正一臉躊躇不安的表情,看著這場淫靡的晚宴不知該如何是好。

  面對眼前與自己相似卻有著刀疤的人型,重生的40明顯只是用一種陌生人一樣的態度看著對方,對於那在眼眸之下的複雜情緒至若未聞。

  「這是我為40準備的新人派對,好好享受吧。」

  「恕我冒昧,雖然我們是同規格人型,為什么要邀請還不熟悉的我來這里呢?」
  「是啊……也許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只是想跟你親近吧?而且你也真的來了。」

  「……」

  「安心吧,雖然我們的指揮官本質是S,但是必要的時候也可以作M喔,畢竟作為格里芬第一種馬要能屈能伸啊。」

  看著明顯被嚇到的40跟一臉狀況外的9,只剩下一雙絲襪還穿在身上的45只是將腳踩在指揮官的陰莖之上,感受著只隔一層薄布之下的炙熱膨脹,對著兩個還不懂事的后輩教導著。

  「而且,他還意外喜歡絲襪喔,像這樣輕~輕地踩著。」

  「唔─────────!」

  再被綁住的情況下又受到了這陣突襲,指揮官根本沒辦法制止少女對她的惡作劇,只能被動地感受著溫熱的腳趾在自己最重要的命根子上不斷摩擦著,那對小巧的腳指責輕巧地撫弄著逐漸腫大的陰莖,腳拇指微微分開,將陰莖夾住開始套弄起來。

  時而輕揉,時而重壓,像是要讓男人抓不準節奏一般不停地變化著,那對鮮族居然靈巧的就像手指一般不斷地撓到指揮官癢處,讓原本強勢的男人也不禁微微弓起了身子,強自忍耐著被這屈辱的姿勢玩弄著。

  「唔啊……」

  雖然只見過幾次面卻留下干練印象的指揮官此時正與不熟悉的前輩做著這樣荒唐的事情,這對於才剛出廠幾天的40來說根本就是震撼教育,然而身體卻被9給擋住了去路,只能被動地看著這場活春宮。

  像是注意到另一邊的狀況一樣,玩弄著指揮官的45看著兩個自己姊妹一般的人型,

  「9,先幫40弄得濕一點。」

  「是。」

  「呀!」

  還來不及反應的40正想要抵抗,身體卻已經被9給制服住了,那纖細的手指開始慢慢地在那小蠻腰上,伸進裙擺之中。

  「那個……9……放開我啊!」

  「抱歉喔,因為這是45姊要的啊,而且以這次的建造來說,我也終於有妹妹了,嘻嘻。」

  笑嘻嘻的同時,9的手指也深入到40的私密部上,慢慢撫摸著這還算是青澀的身體,一點一滴地誘導著。

  看到這個場景的指揮官也不禁微微吸了一口氣,隨即感覺到一股惡寒,趕緊把臉轉向45的身上,少女此時正笑盈盈地看著他。

  「唉呀,因為看到百合而興奮了嗎?」

  「不是!我才不是唔唔唔唔唔唔────!」

  「啊,好吵。」

  看著正想辯解的指揮官,45冷不防把空出來的那只腳直接踩在指揮官臉上,直接把所有要說出來的話堵住了。

  酸酸甜甜的汗水混著絲襪的味道不斷竄進了指揮官的鼻腔里,無論怎么扭頭都逃不過少女的掌控,幾乎要窒息於那股濃烈的氣息之中,然而像是呼應著這股氣味愈趨強烈一樣,陰莖也愈趨堅硬。

  看著指揮官的悲慘模樣,45才朝著剛剛妹妹們的方向看去,只看到在9的玩弄下,40的臉已經明顯開始露出紅潤,動情一般地大口喘著氣,明顯已經失去了離開的想法。

  「我說你們,差不多好了就來幫指揮官啊。」

  「是!馬上就來了,45姊。」

  「這,這樣好像有點糟糕,不過如果指揮官喜歡的話……」

  伴隨而來的是一陣衣服卸下的聲音與更多人爬上床的感覺,在那絲襪外免強能看見的視野里,興致勃勃的9與還有些靦腆的40指穿著那對誘人的絲襪,正緩緩地靠近自己身邊。

  「指揮官,我很快就會做的比任何人都好的。」

  「看招,看招!嘻嘻。」

  「威風凜凜的指揮官,一邊被人用腳幫你進行性欲處理,一邊卻又因為我們的汗味而發情,真是變態呢。」

  迷迷糊糊之間又有兩股新的觸感各自加入了跨下以及臉上的戰爭,少女們各自不同的氣味竄入鼻腔里面,被這幾只腳掌七葷八素的同時,視野也完全被遮蓋住,只能徹底被動地感受著這股無助的快感。

  雖然看不見,卻感受的到每個女孩腳趾的不同用法,除了45熟練地部段摩擦著自己的陰莖偶爾也會直接用腳撫過龜頭,9的腳則像頑皮小孩一般偶爾撞擊著睪丸,在這種刺激敢下又跟姊姊聯手一起套弄著陰莖下方,只有40的腳趾畏畏縮縮地摩擦著龜頭,青澀的感覺一是一種奇妙的體驗。

  穿著絲襪的腳掌踩在自己臉上的感覺微妙地柔軟,少女特有的味道與尼龍的味道混雜著,隱約有這一股讓人上癮的錯覺,指揮官感受著踩在臉上的腳,強忍著新里的譴責,微微伸出了舌頭像著那柔軟的腳掌舔了一下,隨即又在其他的腳掌上慢慢舔弄著。

  「呀───!居然舔了我的腳掌?變態呢。」

  「哈哈,指揮官,這樣很癢啦!」

  「我會克服給指揮官看的!」

  被絲襪給套弄得受不了的陰莖顫抖著,男人弓起腰的身子雖然極力忍耐著,但是那股汗味卻像是阻斷了思想一般讓人大腦停擺,身體逐漸在這股異樣的快感中增溫,下半身也微微開始小幅度地迎合著腳趾的套弄。

  看準了這個機會,45的腳趾立刻緊緊夾住了指揮官的陰莖,快速地上下套弄起來,其速度之快甚至讓另外兩個人都來不及反應,而伴隨著這陣突如其來的強襲,指揮官的身體起了一陣歡愉的嗲縮,伴隨著一陣顫抖,再也忍耐不住的精液立刻爆發出來。

  「呀!」

  被這股射精的事態嚇到的40忍不住叫出聲來,然而45卻像是早就習慣一樣,只是輕輕將腳移到龜頭上,灼熱的精液全數被那對黑絲襪給接受下來,感受著這股熱度的同時他也看著大口喘錫的指揮官,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樣。

  還不夠,還不夠!

  本來應該只能夠一兩次的陰莖此時卻像沒事一樣挺立著,躁動的欲望依舊在下腹部慢慢燃燒著,射精反倒讓指揮官的理智變的更差了,讓他狼狽地看著唯一有可能的兇手。

  「4,45,又是你吧?」

  「發現了嗎?咖啡那里面不只是安眠藥而已,還有帕斯卡研發的強烈催情劑,加速精子的轉化速度,這樣再來個七、八發都沒問題喔,而且要是沒射乾凈的話藥效可是不會停的喔。」

  少女悠閑地說著恐怖的事實,那股暴漲的情欲就像野獸一般讓男人的理智變的極為脆弱,只想把眼前每個女孩都壓在自己跨下,將火熱的陰莖徹底塞進他們濕潤的小穴中蹂躪一番。

  看到男人急促的樣子,45嫣然一笑,抬頭看著自己完全沾滿了指揮官精液的雙腳,噴射出的精液將那黑絲襪染上顯目的白色,少女柔軟的身體一動,沾滿精液的腳掌來到臉龐,嗅著那股濃烈的腥臭味,舌頭突然伸了出來舔著。

  淫靡的舌慢慢將留在自己絲襪上的一切精液舔了乾凈,柔軟的身體配著淫穢至極的眼神與動作,僅僅是如此一個清理的動作都看的人血脈噴,更何況是那女人剛剛才跟自己親密地接觸過。

  大量的精液被少女含在嘴巴里,45隨性地看著一旁的妹妹,突然把他叫了過來。

  「9,把嘴巴張開。」

  「啊。」

  精液混著口水形成一條黏稠的長線,從45伸出的舌尖慢慢流到了在下方的9嘴里,腥臭的味道在少女唇齒之間流淌著,然而他們的舉動卻是自然無比地接受著,咀嚼并吞驗著,顯得妖艷無比。

  好不容易喂完了9,45的眼神盯著此時還在迷惘中的40,緩緩向他爬過去,手指將那張微微張開的薄唇撬開,臉湊上去強硬地把帶著精液的唇塞過去。
  「別說我偏心……給你一點。」

  「指,指揮官的……」

  何等的煽情。

  乳白色的精液在少女們的口之間交換著,不時混雜著唾液低到他們雪白的身子上,迷離而朦朧的眼神變的誘人起來。似乎一切的情緒都從一場惡作劇開始導向了正戲一般。

  綁在雙手雙腳的麻布被解開了,雪白的身軀攀附在男人的身體上肆無忌憚地纏繞著,宛若無骨蛇一般柔軟的軀體與那火熱的男體親吻著,纏綿著。

  彼此的舌頭都伸出來舔弄著,指揮官細細品味著每個溫熱的舌頭與唇,火燙的陰莖上佈滿了好幾小手,正淫猥地替他上下套弄著。

  因為束縛而失去知覺的四肢逐漸活絡了起來,少女們緩緩地攙扶著指揮官的身子起來。

  「那么,9先上吧。」

  「咦,可以嗎?」

  「說了可以就可以了,40沒意見吧。」

  「唔,沒,沒意見,畢竟我沒有經驗啊。」

  「啊,那我就先來了,45姊有時候也會先讓我嘛!」

  「哼哼。」

  討論著先后順序,9輕巧巧地爬到了指揮官的面前,撕開陰部的褲襪露出粉白的屁股,翹著貼住了滾燙的陰莖,看著指揮官嘻皮笑臉地說著。

  「指揮官,今天就由我開始,樣平常那樣子就好了。」

  指揮官的身體一抖,慢慢地靠在9的身上,就像是飢餓多時的狗兒一樣,完全沒有平時的優閑氣度,陰莖在接觸到陰道口的一開始先是顫抖了一下,隨即在前頭輕輕戳了幾下,突然重重地貫了進去,一口氣撞進了陰道深處!

  「指,指揮官?」

  強而有力的突進直接插進了9的深處,被這意料之外的突襲一弄讓少女忍不住發出驚呼,身體的節奏一被打亂,男人立刻開始瘋狂地擺動著臀部,結實的身板骨撞擊著彈性十足的臀肉發出啪啪啪的聲音,交合處此時已經氾濫成災了。
  好痛。習慣了平時那股緩慢的9一瞬間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能被動地承受著這股突如其來的暴力,渾身的肌肉都因為這股突如其來的大力而慌的僵硬起來,指揮官的身體卻依舊如機械般強而有力地沖擊著自己的身體,少女一瞬間就被沖散了組織里至的能力,被動地哀嚎求饒著。

  「指,指揮官,慢一點啊,一開始就那么快什么的……太刺激了!」

  跟往常那股慢步調完全不同,而是一開始就直接刺進少女濕潤的深處,比平時都還堅硬的陰莖親吻著少女的子宮口,感受著下降的子宮與龜頭交相接處時產生的吸力,少女的身體貪婪地渴求這男人的軀體,

  「指,指揮官……拜託你……慢一點啊……」

  「唉呀,笨蛋9,我剛剛不是說過嗎?」看著被指揮官壓在身體下的9,45的表情似乎顯得有些高興,活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孩子一樣:「我們的指揮官雖然很和善,但本質上是個強勢的S,還被我用了藥劑,現在可是跟公牛一樣強的配種魔人喔。」

  「4……45姊……不要啊……這樣的指揮官……太恐怖了。」

  「笨蛋笨蛋,現在你只能自己解決了啊。」

  陰莖不斷刮銷著少女濕潤的深處,兩手用力地陷入豐滿柔軟的臀肉與乳房之間,指揮官忘情地擺動著自己的身體,像是在抽插著一具玩偶一般強勢又不講道理,然而疼痛的感覺也伴隨著身體的敏感慢慢轉化為一股刺激感,隨著那股揉捏的感覺一傳來,小穴就不由自主地收縮起來,箍住了在身體里肆虐的陰莖,讓男人感受到更加強烈的快感。

  瘋狂地突刺著,被這股強烈的力量征服著子宮的少女很快就失去支撐身體的力量,雙手在也無法支撐著身體而整個貼在地面上,然而指揮官卻更進一不地將整個人徹底壓到了9的身上,如同真實的野犬一般強硬地撞擊著少女粉嫩的陰部。
  「不,不行了指揮官,快一點,快一點點射出來啊!」

  如同野狗般交媾的兩人一瞬間突然僵硬住了,只看男人的臀部不斷小幅度地抽搐著,已經無法組織語言的男人用力地把正在射精的陰莖朝著少女身體里猛力地推了過去,大量的精液立刻涌進了少女的身體里,充實著那原本就濕潤的身軀。
  享受著射精快感的男人渾然不顧身體下失神的少女繼續用力的抽插著,然而身體卻突然被一股力量拉到一旁,反身倒在一個少女的正上方,一股柔軟的沉淀物在胸前摩擦著,指揮官迷迷糊糊的看著眼前臉頰通紅的UMP40,不發一語的低吼著。

  「下一個讓我來吧……」像是被這股氣氛給迷惑住一般,生澀的新進人型鼓起勇氣挽住了指揮官的脖子,像是小孩子在懇求著大人一般笨拙的求歡著:「我,我會努力的,讓指揮官舒服的!」

  感受著身上男人的氣息,40看著那條在自己下身附近不斷晃動的巨碩陰莖,未經人事的少女不禁看呆了。

  這就是男人的……

  還沒來得及發出感想,沉默的男人雙手就撕開了那黑絲襪,粗壯的陰莖對準那濕潤的陰部,猛力的插進少女還未被使用過的深處,如同長矛一般劃開了肉壁一口氣直達子宮。

  「呀!」

  還沒有被使用過的陰道此時被強硬地拉撐開來,疼痛感瞬間讓少女痛苦地呻吟著,卻強硬的把哀號咬在雙唇之間,感受著身上那堅實的男性奮力地貫穿了自己的身體,卻是不斷地顫抖著。

  好痛……

  雖然強忍著疼痛不發出聲音來,但這樣少女也感覺不到任何快樂,陰莖慢慢地在陰道里緩緩移動著,不斷擴充著幼嫩的陰道。

  「指揮官……慢一點,慢一點啊!」

  無論少女如何哭喊著,男人的動作卻像是毫無任何憐憫一般繼續挺進著,他只能看向一旁默不作聲的少女,難得地向對方祈求援助。

  「4,45,幫幫我啊。」

  「笨蛋……也好,我稍微幫你一下好了。」

  「咦?」

  與自己相似面貌的少女愛憐地在自己頭上吻了一下,摸著那張流淚的臉龐笑著說到。

  只看到那張帶有神祕色彩的臉龐慢慢親吻著自己的身體,沿著臉頰肩膀一路咬上了堅挺的乳珠,同時也壓著指揮官的腦袋咬上另一邊的胸部,一股強烈的刺激的感覺立刻傳遍了少女身體四處。

  「4、45跟指揮官,你們在干什么啊?!」

  「笨蛋,稍微讓你的身體不會那么痛的方法就是把你變成一個徹底愛上指揮官的身體……像我們一樣的身體。」

  「呀!不要,乳頭什么的,里面沒有奶水啊,不要……不要吸啊。」

  因為羞恥而發出的禁止根本不可能讓45與指揮官罷休,可憐的40只能一邊感受著下身帶來如狂風暴雨般猛烈的痛楚與快感,一邊又因為乳頭不斷地被吮吸而敏感的開始晃動身子,原本略顯乾澀的下身也開始流出汨汨流水。

  「不要,感覺好奇怪……痛……不痛了……有點……」

  被抽插著、舔弄著的身體開始慢慢適應了這股異樣,原本還緊皺的眉毛慢慢緩解開來,指揮官趁機將嘴唇湊了過去,撬開了那生澀的嘴唇,品嘗著少女每一寸新鮮的處女地。

  親吻著,情欲與戀慕逐漸合而為一,少女的嘴里迷迷糊糊的呢喃著,似乎也逐漸放松下來變得淫靡不少,眼珠里變的氤氳而模糊,面對男人的金工不再只是哀號而已,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對性欲的渴望。

  「慢一點……但要更多……更多的給我啊……指揮官。」

  「唔啊!」

  聽著那生澀羞怯的哀求,男人的下身擺動的愈來愈快,撞擊著幼嫩的花蕊同時,一股難以言喻的顫抖突然間透過了在少女體內的陰莖傳達給對方,雖然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但40本能地用力抱住了指揮官的身體,讓那男人能更深入自己的身體里,猛力的侵犯著。

  唔!

  一股濃烈的涌入感突然毫不猶豫的灌滿了自己的下半身,痠麻的感覺伴隨著不可言喻的快感一齊涌了上來,小穴里面痙攣著,舒爽的迎接著指揮官毫不留情的射精,竟雙雙達到了高潮。

  一邊射精著,堅硬的半身卻依舊瘋狂的戳著早就高潮的小穴,比起剛剛在面對9的時候,還要猛烈許多,讓初經人事的少女痛苦的皺起了小臉,被男人徹底壓制的嬌小身體無力地承受著這股強大的撞擊力道。

  「別擔心……可以……承受得住……指揮官……」

  話雖是這么說,然而疼痛的眼淚還是不斷從失神的眼角流出,品味著高潮與破處帶來的兩種不同體會,少女的頭腦變的迷迷糊糊的,無力地呻吟著。

  唔。

  還想要繼續享受著射精的快感,一股力量卻立刻將指揮官重新推倒在地上,倩麗的影子翻身爬上了指揮官的腰上,45笑著看著身體下一臉性欲伯伯的指揮官,一邊笑著,一邊也像是對這種狀況感到抱歉一樣說著。

  「真是,別對第一次的小孩子這么猴急啊,不是來有人沒滿足到嗎?」
  「唔啊……」

  「真是,沒想到因為藥物讓你變成這個樣子……下次我會好好補償你的,普通的來一次。」

  取得上位姿態的少女輕而易舉地看著戀人那因為高漲的情欲而喘息的樣子,既似愛憐又似調戲一般地在他面前吻了一下,這才好整以暇地將陰莖對準自己濕漉漉的下半身,緩緩地坐下去。

  唔……

  比平時還要堅硬的半身在身體里,撐開了原本封閉的肉壁,瞬間充實了少女的身體,只看他雙手按在指揮官胸膛上,揚起的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等到那色氣的呻吟結束,這才將目光繼續看著同樣舒爽的指揮官,俯身下去一吻,腰開始擺動,彼此也激烈的擁吻著。

  姆啊──!姆啊───!

  熱烈的擁吻聲與下體激烈的碰撞聲代替了言語不斷向彼此傳達了渴望與愛慕,彼此的手都用力地擁抱著對方,彼此的唇都熱烈地迎接著彼此的唇舌,每一次撞擊都異常的猛烈,小屁股泛起了一陣陣的臀波。

  「唔……比平時都還要激烈啊……怎么,這才是你的本性嗎?」

  沒有回答45的挑逗,指觀止是繼續享受著陰莖被那緊實的陰道榨取的快感,雙手托著那緊實渾圓的屁股上下晃動著,一根手指甚至插進了45的菊花里面,認真地開始攪動著。

  「呀,你,你這夥伙……唔啊……不要總欺負那里啊……」

  即使失去了理智,本能的還是會記得自己的弱點嗎。

  一邊感覺到菊花被摳弄著,45忍不住輕聲哼了一下,然而這股快感卻像是永無止境一般,不斷地加深著自己的泄意,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甘美的呼吸不斷在空氣里傳遞著,原本變化莫測的少女此時卸下了層層的心防,半閉著的眼睛里滿是情欲與慌亂,交合之處的水漬早就將整張床弄的一遍濕黏黏的,兩人忘情地呻吟著,終於在一次猛力的突刺之后,完全卸下流著眼淚的雙眼,豪不做作地高聲請求著。

  「笨,笨蛋指揮官,快點啊,快點把你的射給我啊!」

  唔!

  一身沉悶的吼聲讓男人用地挺起了腰,陰莖戳進了少女身體的更深處,伴隨而來的是至今為止最兇猛的射精,一股白灼瞬間灌進了早已經準備好的陰道口,徹底的將整個內在涂抹了一遍。

  比往常還要勇猛的精液在45的身體里爆炸開來,即使已經先在另外兩個人行體內射精過了卻依舊不減那股雄風,讓少女也忍不住吐出一點呻吟的聲音。
  「真是嚇人……這都已經是第四發了,還是這么有活力。」

  「啊……」

  「抱歉了,指揮官,只有這樣我們三人才能重連結起來……請你繼續努力吧。」
  陰莖從沾滿黏液的小穴緩緩被拔出,45轉身抱住了兀自喘息的兩個妹妹,看著依舊在堅挺的陰莖,還有那逐漸爬起身子來的男人。

  輕輕地讓40與9抱在一起,自己則在兩人下方抱著他們兩個,三人如同疊羅漢一般的姿態露出了自己的身體,臉上的表情或是躍躍欲試、或是羞澀唔比又或是一臉風輕云淡,都像是在挑逗著男人的欲望一樣。

  「還差一點……要把我們都弄到說不出話來才成功喔,指揮官。」

  已經被性欲沖昏了頭的男人仍舊是不發一語,卻一步步逼近了那肉欲橫生的場景之中,雙手抓上了那飽滿的臀與胸,陰莖依舊是可怖的雄起著。

  「嗚!不要跟剛剛一樣大力啦,指揮官。」

  「還,還要做嗎……指揮官?」

  「真是的,我自己會弄好喔……」

  感覺到男人再次朝他們襲來的同時,雖然感到有些恐懼卻也滿心期待地看著那結實的身體,即使少女們嘴巴上這么抱怨著也沒有阻止男人粗魯的動作,只是彼此擁抱著排成疊羅漢一般的造型,屁股同時對準了發情中的指揮官。

  看著這過於豐盛的饗宴,男人毫不猶豫地挺起陰莖突入了其中一人,伴隨著一聲壓抑的呻吟聲傳來,野蠻的交媾繼續著不見停止的氣象。

  淫水澤澤,美插入一下就帶起了一片的濕潤,就如同野獸的交媾般野蠻而毫無情調,只是單純宣泄著,除了不斷穿刺著那緊實的身軀之外,手指也不斷攪動著沒有玩到的其他小穴,感受著陰道壁包圍上來的征服感,開始毫不留情地抽弄著。

  「沒事了指揮官,我已經適應過來了,加快腳步吧。」

  「再來,指揮官,再快點啊!」

  「不會沒力氣了吧?快一點啊。」

  沉溺於情欲中的話語吹到指揮官耳邊,更加加深了男人心里的欲望,瘋狂地擺動著身體侵犯著身體下的三個女人,無論是手還是陰莖都在一個個水嫩的小穴里瘋狂戳著,讓少女們的情欲催生到更高的境界。

  淫靡的盛宴里,婉轉哀啼的少女們不曾停止自己的身體去感受男人的力量,伴隨著一次次的沖擊,臉上的表情也愈來愈放蕩起來,身體扭動著配合男人的一舉一動,哀號著。

  「更多一點,指揮官,請給我更多一一點!」

  「跟平時不一樣的……但是,至樣的指揮官也不搓,請給我吧!」

  「差,差不多了吧,雖然說是藥的關系,在這樣堅持下去我可真的要先高潮了!」

  再也受不了的少女們用陰道貪婪的吸吮著男人的性器,一股灼熱的液體在三個小穴間同時噴了出來,伴隨著一股不斷抽搐的緊實讓男人同樣忍耐不了,腰用力地一突,朝著三人的身體深處射精!

  第五、第六、第七發!

  陰莖伴隨著那悅耳的哀啼拔出又塞入,像是毫無止盡的精液不斷注入了每個少女的身體里,在那嫩白的軀體里隨意射入了象徵征服的男精,沖散了少女的意識,只剩下本能地呼喊著。

  「我,我還可以……」

  「指……指揮官,這樣子也不會增加新的家人的啊……」

  看著各自在失神狀態下胡言亂語的40與9,勉強還保有一點神智的45只是輕輕用手將他們擁抱住,看著還處於狂暴狀態的指揮官,呢喃著。

  「這樣子我們又重新連系起來了……因為同樣深愛的男人,有了同樣的記憶。」
  三個白嫩嫩的陰部微微噴發出濕潤的氣息,被絲襪擠壓出的漂亮型狀與黑白互相襯托的視覺,少女們還在高潮余韻中的身體不斷顫抖著,喘息著,癱軟的身體彼此交疊著再也沒有半點力氣去抵抗化作野獸的指揮官。

  被情欲吞噬掉理智的男人依舊堅挺著下身,在每個痙攣的小穴里來回肆虐著,吸吮著少女身上每一寸的肌膚,在那微弱的呻吟中毫無止盡地揉躪著,侵犯著。
  不斷地射精,像是要用這股極度野蠻的欲望沖刷掉少女們一切的陰暗記憶,只要溫順地被男人擁抱,作為一個簡單的女人而活著就好。

  在那之后過了好長一陣子,一段足以讓少女與男人培養更深刻感情的時間,讓少女們真正有著深刻羈絆的時間。

  在單膝跪下的男人手上是枚小巧的銀戒指,不偏不倚就能夠戴在40的手指之上,在少女臉上露出驚訝表情的同時,指揮官只是靜靜地牽起那只纖細的左手,看著少女的臉,直到她害羞地點點頭為止。

  「本來是想給你一個比較正式的場合才說。」看著已經習慣基地的活力少女此時含羞帶怯的表情,指揮官也提起干勁,認認真真地提出自己的請求:「雖然我們關系的順序有些奇怪……嫁給我吧,40。」

  「是,是!請多指教!」

  戒指輕輕套入了那手指之中,因為緊張而罕見顯得拘束的少女此時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要呵護著那枚戒指一般將雙手緊緊貼在胸口,無視著同樣在場的另外兩姊妹,自信地說著。

  「謝謝你,指揮官,畢竟我是那么優秀的人型嘛!以后也要繼續重用我喔!」
  「現在我們是真正的家人了喲,啊。這次算是我的妹妹呢!」

  「唉呀唉呀,還有別人在場的時候就這樣不知羞恥了,40你的心智云圖設計者真是糟糕啊。」

  「說什么啊,以后我可不會輸給你們喔,9、45,我會證明我是最棒的!」
  彼此調侃著,45與9同時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同樣款式的銀白色戒指在彼此的手上,象徵著指揮官的某股心意。

  如同姊妹一般的三人型,同樣的戒指,同樣的戀人。想到這里不禁讓指揮官莫名地升起一股自豪。

  像是注意到指揮官的目光一般,45將頭轉過來看著傻笑中的男人,忍不住地露出燦爛的笑容。

  「既然是如此的大喜之日,不如再來一次四人行吧。」突如其來的要求讓指揮官嚇了一跳,45用戲謔的表情看著指揮官,手指輕輕戳著指揮官的胸口:「今天晚上就來如何?會幫你準備好很多生蠔以及鰻魚的。」

  「呃,關於這個麻煩請饒過我……我在那之后躺了好幾天床啊,醫生說不可以玩這么猛烈的了。」

  「指揮官,這可是你可愛的妻子們的要求喔,不會這么無情吧?」

  面對45的進逼讓指揮官為難起來,一個人影卻突然沖進了兩人之間,只看到40緊緊地抱住了指揮官,用帶有些敵意的眼神看著錯愕的45。

  「今天是我的新婚夜,我要一個人跟指揮官度過!」

  「哇,好大膽的想法!」

  「咦───?原來你是這種好色人型啊。」

  「我才不是什么好色人型,只是,只是這應該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夜晚啊」
  將指揮官腰間摟的緊緊,臉蛋紅通通的少女此時像是拚盡全力一般說出自己心里想的話,隨即就像回路陷入混亂一樣開始結巴起來,整個人因為這羞恥度爆表的宣言陷入當機的狀態。

  真是,還是一下就被45的步調給帶住了。

  然而看著一臉認真卻又害臊的40,45難得地沒有說出更多刁難,只是微微側著臉,看著這如自己記憶中差不多的臉孔,以及從未見過的表情。

  「……這樣啊,那么今天就讓給你好了。」

  「咦?45你放棄的還真快啊。」

  「笨蛋,我可不是什么好色人型,煞風景的事情不會做的呦,9,出發吧。」
  果斷地拍了拍站在一旁的妹妹,少女轉身離去的當下嘴角似乎蠕動了一下。
  「咦?」

  「怎么了指揮官,我剛剛除了說我要離開外還說了些什么嗎?」

  「沒聽清楚啊。」

  「這樣么?那就最好了……9,今天我們去喝點小酒,你請客。」

  「嗚呃,是………」

  不再戀棧於此地的少女很快牽著妹妹的手離去,余下的只有還處於害羞狀態的40以及一臉無可奈何的指揮官。

  或許剛剛45的確沒有說出什么聲音來,但是對指揮官來說,光是看到嘴型就能理解那位少女說什么了。

  一如往常地不坦率呢。

  如果說出剛剛自己聽到的話,恐怕會被剛剛那位少女追殺到天涯海角吧?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嘯狼傳 下一篇:萬淫血咒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 篮球比分直播118 河南泳坛夺金看号技巧 广东麻将买马算法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app 重庆市彩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 重庆时时定胆万位大小 广西快乐十分 四川金7乐 113彩票最新版本 大话手游新区赚钱 彩无敌快五免费计划 深圳靠什么可以赚钱吗 欢乐麻将怎么开好友房间 河北时时彩 山西快乐10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