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仙子絕世淫蕩

仙子絕世淫蕩

沈如歌,年芳三十有六,劍峰之主,亦是神女宮的二宮主。關于她有諸多傳聞。

  最著名的一個傳聞當屬沈如歌曾經連上東域的每一個宗門挑戰,以劍會晤,以劍道與每一個人在同境之中戰斗,傲笑諸雄。

  其中不乏大宗師之類的人物。

  那一次的挑戰,沈如歌只在劍道上敗給了一人,那人是真正的劍道宗師,年齡很大了,也正是如此,沈如歌才會敗給他。

  后來沈如歌跟隨其學習,一年有余。

  后來,在那位劍道宗師的介紹下,沈如歌認識了她的丈夫,神劍宗宗主之子林岱巖。

  有許多人都極其羨慕林岱巖,因為沈如歌不僅在劍道上有璀璨輝煌的成就,更因為她火辣性感,風姿絕代,只在沈融月之下。

  縱然沈如歌已是人妻,可仍有許多人趨之若鶩,將其視為女神,寧愿匍匐在其腳下。

  但那些人絕對想不到的是,他們夢中的女神,此刻卻是豪放大膽,以玉足逗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黑乎乎少年。

  這個黑乎乎的少年一身肥肉,滿臉胖肉,猥瑣至極,躺在地上一根大棒豎直擎天,青筋環繞,怒龍漲挺,而沈如歌正以玉足在上面不斷地挑弄。

  不過,沈如歌并未退去繡鞋,而是以繡鞋在撫弄黑炭那根灼熱滾燙的陽物,不時的上下磨蹭幾下,便能讓躺在地上的黑炭爽翻天。

  黑炭心中激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碩大肉棒有一天會被這樣的仙子逗弄,雖然真的未用玉足撫弄,可對他來說已經是不敢想象的了。

  黑炭猶記得自己是個貧民孤兒,偶然一次被撿到了紫龍山,從此之后成為風從云的奴仆,天生骨胖,再加上黑黝黝的皮膚,讓許多人都瞧不起。

  遭受冷眼,冷嘲熱諷,若說他心中沒有惱怒是不可能的,只不過他將這種怒意埋藏的很深。

  而且黑炭在懂事之后,翻閱了一些書籍,其中就有春宮圖之類的,懂得這些東西,也明白自己下面的那根東西天賦異稟,一直都想嘗試其中的滋味兒。

  在紫龍山有一個黑炭喜歡的姑娘,可惜一直都看不上黑炭,有幾次黑炭用強都無用,只得作罷。

  但這次,跟隨風從云來到蓬萊島,卻能被這位高高在上的二宮主以玉足撫弄肉棒,雖是隔著靴子,如同隔靴撓癢,但對黑炭來說,已經是飄飄欲仙,欲生欲死。

  “噢……噢……二奶奶……好爽啊……”黑炭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

  “真有那么爽?”沈如歌笑問。

  她嫣然一笑百媚生,美眸中煙波流水,媚眼如絲,嫵媚風情令人蝕骨銷魂,光是看上一眼就能感覺骨頭酥軟。

  黑炭胯部的那根肉棒愈漲愈大,黑草茂盛,圓鼓的龜頭馬眼上分泌出不明液體,一開一合,熱氣騰騰,兩顆黑卵如雞蛋大的掛在茂密的黑草之中,若隱若現。

  “爽……實在是爽……”黑炭以單臂胳膊肘撐地,忍不住的伸手摸向沈如歌那如羊脂白玉的光滑小腿。

  黑炭吞了吞口水,臉色漲紅,手也顫巍巍的,可就在即將摸到之時,一道氣流突然打在了黑炭的手上,痛的黑炭哎喲一聲,連忙收了回來。

  黑炭哭喪著臉道:“二奶奶……”

  沈如歌收回了腳,蹲下身,黑炭不由得又吞了兩口口水,在她蹲下之后,那胸前低領口的風光更加飽滿凸出,兩座圣潔雪峰豐滿無暇,欲要爆衣而出,兩座雪峰奶油白膩的相互擠出一條深深地乳溝。

  看到黑炭那吃驚而又垂涎的模樣,沈如歌并不生氣,反而對著黑炭那根碩大陽物屈指一彈。

  “哎喲!”黑炭頓時痛不欲生。

  “小家伙,就你這點小心思,老娘豈會看不出來?慢慢痛著吧,咯咯咯~~~ ” 沈如歌如惡魔般笑著,嬌笑之聲如同銀鈴般清脆,蕩人心魄,撓人心扉。

  隨后,沈如歌起身,搖曳著豐滿翹挺的美臀向著劍峰山上而去,一波又一波的臀浪勾人心神,黑炭顧不得陽物上的疼痛,死死地盯著沈如歌那渾圓翹挺的豐臀,兩瓣臀肉在紅裙之中一上一下的扭擺,令得他暗暗吞著口水。

  “真的好大又好圓啊……真想插入里面……”黑炭眼神發直。

  顧不得黑黝滾燙肉棒上的疼痛,黑炭反而握住了,然后一上一下的擼動,張著嘴巴,喝著氣,淫靡爛爛。

  暗中沈秋看到這一幕,眼角肉跳動,怒火中燒。

  這個混蛋,竟敢對自己的二姨做出那種事來,當真是該殺!

  ……

  神女山上。

  如人中之龍的風從云正在施展一門拳法,拳印震蕩,拳風鼓鼓,每一次打拳出去都有一種凝練的氣勢。

  而在不遠處,沈融月傲寒如梅,靜靜的看著。

  風從云打的很用力,幾乎是平生最認真的一次,因為有沈融月在旁看著,這位孤高冷傲的神女宮大宮主,也是東域的第一美人。

  風從云從小就對其有所耳聞,偶然一次見過便永生難忘,她傾城傾國的絕世容顏在腦海中縈繞,終日揮灑不去,每次練功他都會想起她,以此激勵自己。

  終于有機會能夠在她面前表現,風從云自然無比賣力。

  湖畔之邊,芳草盈盈,紅花碧藍天,美人如畫,少年如龍。

  一套拳法打完,風從云有些累了,英俊的面龐上亦有汗水。

  但風從云顧不得這些,立刻來到沈融月面前,彎腰抱拳道:“干娘,我的這一套拳打得如何,還請干娘指點一二。”

  沈融月淡淡道:“比起我兒沈秋,你的天資實在好的太多。”

  風從云心中竊喜,表面上不動聲色道:“沈秋亦是不在我之下,以后必定能如神星,名震東域。”

  “嗯。”沈融月不可置否。

  這時,一位身穿灰袍的老人緩步而來,端著一個托盤,里面裝有吃食,風從云看了眼老人,心中頓時一驚。

  老人修為深不可測,自己竟然看不出老人是何修為。

  “牛叔。”沈融月對灰袍老人道。

  “宮主,這是我為你們準備的吃食,還請享用。”牛叔道。

  沈融月微微頷首,道:“明天的晚宴準備的如何了?”

  牛叔道:“啟稟宮主,都已經準備好了。”

  沈融月屏退了牛叔,又道:“好了,從云,你也回去吧。”

  風從云雖然一心想要和沈融月再獨處一會兒,但又不敢違逆,只好道:“是!”

  第二日的神女宮熱鬧非凡。

  因為又有一只氣勢滔天的磅礴大船來到了蓬萊島。

  來者名為風嘯天,是修行界最近風頭一時無倆的紫龍山山主。

  風嘯天此人氣度雄渾,一頭黑發,濃郁胡茬,雙目如虎,尤其是喜歡袒露肚腹,腹部的腱子肉猶若塊塊巖石,雄性氣息十足,也極其成熟。

  “爹!”風從云立刻迎了上去,對其極為恭敬,又有幾分懼怕。

  實在是因為風嘯天對他嚴厲至極。

  風嘯天拍了拍風從云的肩膀,大笑道:“好,不錯……這位應該就是沈秋了吧。”他的目光一轉,落到了沈秋的身上。

  沈秋之所以會在這兒,是因為他娘親沈融月的命令,要他與風從云一起來迎接風嘯天,他不敢違背命令,只好前來。

  沈秋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實在是一位粗猛糙漢,但他在心里將其與自己的父親對比一番,還是覺得自己父親林獨秀風度更好。

  只是……

  沈秋心中一陣苦澀,父親還是不在了。

  “在下沈秋,見過風叔叔。”沈秋雖有不情愿,但還是抱拳道。

  “好,好,果然不愧是融月……宮主的兒子,果然是豐神如玉,人中龍鳳,我很喜歡,以后有什么人膽敢欺負于你,可以告訴風叔叔,風叔叔一定幫你找回場子。”風嘯天豪氣道。

  沈秋嘴角扯了扯,擠出笑容。

  就在此時,一道動聽嫵媚的聲音響起:“喲,風嘯天,你可真能吹牛呢,就你這才達到第十境不久的修為,不說其他地域,就是這東域,也能有人虐你吧。”

  眾人循聲望去,不由得眼神迷醉。

  沈如歌裊裊漫步而來,她身穿一件藕荷色的妝花繡衣,香肩之上是肚兜的兩根吊帶掛著,連衣長裙橫到領口,酥胸飽滿而又豐盈,碩大高聳,外面披著一件小衣,身段玲瓏。

  從上往下而去,腰肢盈盈,蜂腰堪堪一握,她漫步之時腰臀微微的扭動著,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在裙中搖曳生姿,光華盈滿,那不時晃動出來的白肉讓人移不開目光視線。

  沈如歌身姿嫵媚,艷冠群芳,走動之間便能勾人欲望,在場許多男性都是呼吸急促。

  就是風嘯天等人,此刻也都是眼神火熱,更別說人群中的黑炭,情不自禁的望向沈如歌的玉足,吞了吞口水,又想到昨日沈如歌以小繡鞋為他撫弄腫脹肉棒之時的那般火熱風情,一時之間又是腹部漲熱,難受與快感并存。

  “二宮主。”風嘯天最先回過神來,雖然心中亦有對其向往的心思,但他還是比較能滿足的。

  既然已有了那孤高冷傲如梅的大宮主沈融月,自己還是不要多想了。

  而且這沈如歌對誰都笑意吟吟的,如狐媚子轉世,就算是她的丈夫,那位神劍宗宗主之子林岱巖也不一定征服了她。

  沈如歌道:“風嘯天,你不在你的紫龍山待著,跑來我神女宮作甚?”

  風嘯天禮儀十足,道:“前來拜訪,還請不要嫌棄。”

  “你那點心思,我怎會看不出來,切!”沈如歌對沈秋勾了勾手,道:“秋兒,過來給你二姨我揉肩捶背。”

  沈如歌轉身而去,坐在一張紅木椅上,沈秋立刻到了她的身后,為她揉肩捶背。

  “秋兒,還不謝謝我。”沈如歌笑道。

  “謝謝二姨。”

  剛才沈如歌突然出現幫他化解尷尬,沈秋自然是萬分感謝這位二姨。

  風嘯天那邊有牛叔招呼著坐下,只是他有些急不可耐,詢問了牛叔好幾句,沈融月何時出來,牛叔只答快了。

  于是,風嘯天焦急難耐的等待著。

  一位侍女小跑過來,在風嘯天身前行了一禮,道:“風山主,宮主來了。”

  聽得這話,風嘯天當即興奮地站起身來,望向走廊深處。

  就在那走廊深處,一抹雪白的身影裊裊行來,風嘯天定神望過去,隨即便再也移不開眼睛。

  不止是風嘯天,風從云,黑炭等以及一眾男性,全都望去。

  沈融月裊裊而來,身姿婀娜,她身穿一襲雪白的白絲紗衣,冰肌玉骨,身姿妖嬈而又豐腴,絕美傾城,如神秘雪域的一朵冰蓮,孤高而又冷傲,冷艷而又嬌媚。

  她酥胸豐盈飽滿,領口高開,傲人的上圍高隆滾圓,在薄薄的玉紗包裹之中,形若圓球,挺立高聳,為最美的兩座雪峰,圣潔無暇。

  她的身段嬌嬈靈柔,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扭動自如,往下便是那最美麗的豐臀,在紗衣的包裹之中不怒自挺,渾圓高翹,臀肉峰峰,尤其是兩條晶瑩修長的美腿,更是滾圓結實,在紗裙之中輕輕的擺動,若隱若現,也顯得她身姿高挑妖嬈,令人呼吸不得。

  沈融月秀發高挽,被一支白玉簪子別住,映襯上那張絕美傾城的臉龐,風韻成熟,猶若徐娘半老,卻又比之多了許多的仙子氣息,縹緲若仙臨塵。

  許多人的呼吸都下意識的屏住了,就算是沈秋,亦是在心中感慨,自己的父親當年能夠娶到母親,也不知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隨即沈秋再一看其他人的目光,心中鄙夷。

  被這么多人用各異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母親,沈秋自然心中不悅,甚至覺得他們看一眼,都如在自己母親身上剜下一塊肉。

  沈融月并不這么覺得,這些人目光如刀,但沈融月并不在乎。

  她超然在上,亦知自己在他們眼中是何等身份地位,因此不去理會。

  「融月……」風嘯天最為激動,沈融月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醒悟,添了一個后綴:「宮主!」

  「風山主。」沈融月淡然一笑,道。

  只這一笑,勾人奪魄,心神迷失,粗糙漢子的風嘯天心跳的厲害,小腹燥熱,目光不自覺的落到沈融月的腰臀之上。

  那豐滿翹挺的美臀實在是盈圓,在一襲薄紗之下,賽過香肩,高翹傲人,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若隱若現,高挑結實,真不知纏在腰上是個什么滋味兒。

  雖然還不曾享受過,但風嘯天知道,只要自己再努力一把,加把勁,很快就能享受到這雙美腿纏在腰上的那種噬魂銷骨的滋味兒了。

  是以一想到這里,風嘯天更是不能自制,看著沈融月的雙目之中,冒出兩團騰騰火焰。

  兩人之間看起來如是點頭之交,沈融月只招呼了一聲,然后道:「牛叔,晚宴可準備好了?」

  「好了。」牛叔道。

  「好,那就請諸位嘉賓入座吧。」沈融月道。

  由沈融月牽頭,一行人跟在她的身后,前往大廳。

  神女宮的大廳富麗堂皇,當初建造此地,耗費極大,不論財力還是人力都動用了不少。不過,對于神女宮來說,錢財基本上都是身外之物了。

  這些年都有王朝皇家上供,神女宮也自己做生意,因此,神女宮不說是富可敵國,卻也是富足有余。

  沈融月坐于大殿的的最上方,沈如歌在其身旁,而沈秋則是坐在沈融月的另一側。

  在下方則是風嘯天等人。

  但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一道聲音來。

  「神劍宗,天羅門,軍皇山,擎天宗來人……」這道聲音一起,大廳內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群人涌了進來。

  這些人有老有少,三三兩兩,都有元力波動。

  忽然間,沈秋看到其中一個女子,心中一動,莫名覺得有些異樣感覺。

  在人群中,沈秋看到一個中年男子,臉頰凹陷,整個人沒什么精氣,二姨沈如歌瞧見了他,不禁翻了個白眼。

  他就是神劍宗宗主林岱巖,沈如歌的丈夫,也是沈秋的二姨父。

  林岱巖面對沈如歌的白眼并不在乎,反而摸了摸后腦勺,露出一個憨直的笑容。

  而天羅門的代表是兩個雄實的壯漢,因為天羅門是講究橫練功法,陽氣極盛,因此這兩個雄實的壯實肌肉發達,如同小鐵塔般高大威猛。

  然后便是那軍皇山,是一老一個女子為代表,沈秋看向那個女子之時,心中總有一種奇怪感覺。

  最后便是那擎天宗,居然又是張長松和他的弟子,那個少年郎。

  一行人來到大廳之中,齊齊道:「參見大宮主,二宮主。」「諸位前來,讓我意外,還請落座吧。」沈融月道。雖有意外,但并沒有讓他們離去。

  林岱巖坐到了沈如歌的身邊去,挨著沈如歌坐下,這讓站在風從云身后的黑炭看的膩歪,心里妒火中燒。

  忽然,沈融月又再次開口:「晚照,坐我身邊來。」晚照……

  沈秋心中一驚,這不正是自己那個未婚妻么?

  「晚照遵命。」那女子徑直走到沈融月身邊坐下,并沒有看沈秋一眼,令得沈秋心中極是失落。

  一行人都坐了下來。

  晚宴也正式開始。

  晚宴期間,沈融月只舉杯了一次,眾人都齊齊舉杯,一起共飲。

  而后便是風嘯天主動舉杯,邀請眾人一起喝酒,好幾次都是如此,終于,那張長松一拍桌子,喝道:「風嘯天,敢與我拼酒嗎?」風嘯天爽朗的哈哈一笑,道:「風某有何懼。」于是,兩人便拼起了酒來。

  沈秋看的疑惑,這兩人之間有過節?

  兩人拼酒,極是賣力,但在沈秋的眼中就如兩只瘋狗斗氣,他很想詢問娘親一番,可因為未婚妻就坐在沈融月的身旁,又不敢轉過頭去。

  就在這時,沈融月轉過身來,道:「秋兒,帶晚照去花園里逛逛。」「是。」

  隨后,沈秋帶著這個叫做晚照的女子去往后花園。

  這個叫晚照的女子,其實沈秋知道她的姓,她姓秦,全名叫做秦晚照。

  秦晚照看起來姿色中等,但是身段卻是一等一的好,她身穿一襲貼身的綠色長裙,不顯性感外露,身姿卻是窈窕玲瓏,酥胸飽滿,高高的撐起領口,兩瓣臀兒亦將裙袍高高的聳起,挺翹渾圓,玉腿極為修長高挑,她甚至比沈秋還要高出一個頭。

  來到后花園,沈秋主動抱拳道:「秦小姐,在下沈秋。」「我知道你叫沈秋,是我的未婚夫。」秦晚照道。

  沈秋略有悻然。

  因為秦晚照說話的姿態與語氣,都顯得極為高傲。

  果然,在下一刻秦晚照又繼續道:「你達到第幾境了?」沈秋羞赧道:「第四境。」

  秦晚照道:「太差了。」

  沈秋無言以對。

  接著又聽秦晚照繼續道:「我秦晚照的男人,須是那種頂天立地的當世豪雄,而你……沈秋,你能做到嗎?」

  沈秋沉默。

  「你若想娶我,那就等你成為蓋世豪雄再說吧。」秦晚照道。

  「我……我盡量。」沈秋道。

  總之,兩人之間的這次談話,不是很好。

  當沈秋帶著秦晚照回到大廳里的時候,發現晚宴竟然已經散去了。

  居然如此之快?

  牛叔還在,于是沈秋連忙去詢問,原來那風嘯天和張長松拼酒,張長松酒量不行,完全敗給了豪放粗糙的風嘯天。

  然后,沈融月讓人扶張長松下去休息,而沈融月還有要事去辦,因此便讓這晚宴散了,并讓牛叔將那些客人安頓在神女宮住下,接著牛叔也將秦晚照帶去客房。

  至此,沈秋便是孤身一人。

  沈秋摸了摸鼻子,一陣苦笑,最后離開了大廳。

  ……

  天漸暗。

  神女山的宮殿之中,一處側殿之中,一點青豆燭火,微微搖曳,讓整個空間顯得朦朧,影影綽綽。

  一張短腳桌幾的后面,有一個成熟美婦傾側的躺在后面,手中一本古籍,她正在細細翻閱。

  黑絲如瀑,落到地毯之上,她的臉龐絕美不可形容,雙眸如水,煙波迷蒙,黛眉如遠山,瓊鼻微挺,那櫻桃小嘴兒不施唇膏,紅艷欲滴,臉頰上不施粉黛,亦是吹彈可破。

  有一縷黑發從她的耳后繞過,落到酥胸之上,她身穿一件薄如蟬翼的紗衣,領口極低,胸前的嫩膚潔白無瑕,兩座圣女雪峰高高凸出,如渾圓的碗盤倒扣,飽滿而又高聳,傲人怒挺。

  她側躺著嬌軀,從上到下,一覽無余,黃金比例的完美曲線,腰臀處更是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瓣臀肉豐腴結實,在雪白的紗衣之下,朦朦朧朧,若隱若現,再有兩條修長的美腿,微微彎曲著,如同蛇尾般魅惑。

  身姿魅惑,嬌然玉膚,每一寸每一分都讓人欲罷不能。

  成熟美婦絕色傾城,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迷離朦朧的氣息,晶瑩剔透的玉膚霞光滔滔。

  她又如冰山一般,散發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可越是如此,越讓人有一種想要征服的沖動。

  神女宮大宮主沈融月,便是天下人都想要征服的存在。

  沈融月翻過了一頁紙張,微微停頓,接著朗聲道:「在門外站了那么久,進來吧。」

  門外,一道人影晃動了下,接著屋門打開,燭光照映出這人的模樣,是個粗糙雄實的壯漢,不過卻是一臉中正。

  紫龍山山主風嘯天。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艾歐里亞的傳說 下一篇:西夏人闖中原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 体球网旧版比分 七星彩走势图100期 天津快乐10分 吉林快三 金凤凰彩票pk10 福建彩票快三开奖给 4s店靠现金流赚钱 老时时彩走势图 足球比分直播吧 8波足球比分网 棒球比分app 电竞比分网csgo 时时彩自动 稳赚 北京pk10群彩计划软件 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码 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