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盛世長安

盛世長安


「是日,京城起濃霧,遮天蔽空,不見曦月,旬日不散。」——《狐說魃道》「這還真是……」張軒明看著窗外陰暗的天空感嘆,「改天換地之力啊」。
  「不過區區濃霧罷了,又不是什么大神通」在桌子上趴著的紫色小貂口吐人言,語露不屑,「這只是妖霧罷了,有妖怪使法力召開濃霧罩住京城,殺了那妖怪,此霧自然消散。」

  「能召來覆蓋京城的濃霧,這妖已經不錯了。」崔曼雪裊裊婷婷走過來,撓了撓小貂的下巴,「你呀,眼高手低。」

  小貂往崔曼雪手心蹭了蹭,委屈的叫了幾聲。

  「雪姨,這與你……」張軒明有些擔憂的看著美婦。

  崔曼雪搖搖頭,「不好說,走之前我與妖廷決裂,只懷著這孩子凈身出戶,但我知道的機密太多了,我也不確定妖廷是否會針對我。」

  看著張軒明憂愁的樣子,崔曼雪綻顏一笑,「你這孩子,瞎操心什么呢,」美婦伸手把張軒明擁入懷中,飽滿的胸部擠壓著張軒明的腦袋。

  「已經過去八年了,要針對我的話早就開始了,何苦要拖到現在」美婦揉著張軒明的腦袋,「現在還是關心關心這霧吧」

  「父皇已經下令了」張軒明掙脫美婦的胸部,「神通司全員出動,錦衣衛也散出大半。」

  「神通司那群騙吃騙喝的有什么用。」趴在桌子上的貂兒不屑的說,「真正有神通的煉氣士豈會被世俗約束,而錦衣衛又都是群凡人。」

  「凡人怎么了?」崔曼雪彈了一下小貂的額頭,「凡人練武,武道通神,雖然壽命不過百年,然而鬼神易辟。」

  小貂痛呼一聲,幾個跳躍鉆到張軒明懷里,張軒明揉了揉小貂的腦袋,「你這性子,將來遲早出事」崔曼雪嘆了口氣,搖搖頭。

  「賈府的事,探的怎么樣了?」張軒明問道,「不行」美婦搖了搖頭,「東宮好像察覺到了什么,一直在阻攔紫衣衛的探尋,為了防止被他們察覺出我們的意圖,紫衣衛的活動只能減緩了。」

  「暗地里不能動了嗎。」張軒明沉吟片刻,「那就光明正大的查啊。」懷里的貂兒扭了扭身子說道。

  「嗯?」崔曼雪眼神一亮,「不錯,可以光明正大的查啊」崔曼雪向書櫥一伸手,一本賬本就飛到了美婦手里。

  「把這賬本呈給陛下,江南鹽科就事大了,到時候借著東風查一下甄家的事,也不會有人說什么。」

  「那派誰去呢?」張軒明問道,「張居正。」崔曼雪不假思索回答。

  「嗯?」張軒明有點懵,「他雖然是咱們船上的,但剛成為我的老師,能把這么大的事交給他嗎?」

  「要叫先生。」美婦敲了敲張軒明的額頭。「我前幾天仔細調查了這個人,」美婦語氣變的嚴肅,「此人,真當的是國之棟梁,宰輔之杰」

  「這倒是…」張軒明點點頭,「而且此人有大氣運。」美婦繼續說道「前幾日他來授課,我曾用法力看過此人氣運,頭頂紫青之氣翻騰。」

  「中間還有一只白龜沉浮游動,有此物鎮壓氣運,只要本人不作死,入內閣輕而易舉。」

  美婦看向張軒明,「張太岳此人,看的出來,有志向,有能力,不迂腐,可托付此事于他。」

  「好吧,明日我與他細說。」張軒明點頭。

      ——————————————————————

  天降濃霧,晝夜不分,京城人人自危,街上行人稀少,但有的人還是不得不出來。

  馬車轱轆聲響起,一輛普通的馬車,前頭掛著兩個燈籠,穿過濃霧,停在一座大府邸前,火光映著門口的大匾【崔府】。

  側門緩緩打開,一身便裝朱宸安邁步進去,作為錦衣衛都指揮使,隨意拜訪臣子的家可是在找不自在,但這次倒是無妨。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紫禁城里的那個老人。

  天上是昏暗一片,但崔府的一個小院里卻是燈火通明,如同白晝,朱宸安走進小院。

  院子里人倒是不少,一個個龍行虎步,氣息綿長,且氣度不凡。這都是軍旅出身的武道大家,每個人都有著不低的爵位或武職。

  「朱大人。」見到朱宸安到來,院子里的人拱手行禮。

  朱宸安點點頭,邁步走進了院子里唯一的屋子。

  一進屋,幾道如淵似海的氣息撲面而來,朱宸安面不改色,不再克制自己,與屋子里幾道氣息分庭抗禮。

  屋子里只有五六個人,全是武道通神的大拿,但只有三個人坐在一張桌子周圍,那是三位國公,其他地位不夠的人都站在周圍,這幾個也是京城三大營的統兵。

  「朱大人」左手位的是魏國公,秦嵐驥,性子較為冷淡,但也是外冷內熱。右手位的是韓國公,高承平,性子沉穩謹慎。

  面對這三位朱宸安不敢托大,一一行禮,坐到下位。

  「不知幾位大人,如何看待此事。」朱宸安先開口了,說的就是這濃霧之事。
  「調兵。」開口的是秦嵐驥,意在調集軍隊對京城周圍進行掃蕩。

  「等」說話的是高承平,是等神通司和錦衣衛探明形勢后再做決定。

  幾人都看向了首位的老人,忠國公,崔武,也是這里話語權最強的人。「等等吧」老人開口做決定「等一個人。」朱宸安挑挑眉,「何人?」韓國公問到。
  「定軍侯」老人惜字如金,「那小子不是在長白山嗎」秦嵐驥問到,「能趕到?」

  崔武擺擺手反問道,「那小子的能力你還不知道?」秦嵐驥點點頭,「也不知他尋訪大能結果如何。」

  「他不是去探尋武道通神后的境界去了嗎,聽說長白山有隱士,才孤身一人去的」高承平語氣平緩,但眼眸中的精光顯示他的內心并沒有那么平靜。

  「如果成功歸來,那他的實力…」

  「咱們仨加起來都不夠他打的。」秦嵐驥哂笑一聲自嘲道。

  院外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個錦衣衛急匆匆走進房間,看到諸位大佬后半跪下來,「諸位大人,探出來了,前朝征高句麗的十萬大軍化陰兵過境,領頭的是前朝將領羅天尊,據神通司的道長說羅天尊已成陰神鬼仙。」

  屋里氛圍頓時一凝,「你們快去調兵守衛京城,」崔武銳利的眼神掃過屋子里的指揮使們。

  「朱大人,請趕快派人去各地衛所調兵,越快越好。」朱宸安點頭,崔武又看向另外兩位國公,「二位,此事重大,且先隨我去面見陛下,請陛下定奪。」
      ———————————————————————

  「你們仨還真是小題大做啊。」弘德帝一臉幸災樂禍,「這…」秦嵐驥與高承平面面相覷,崔武倒是立刻反應了過來,「陛下,莫非…」

  弘德帝擺擺手,「從高句麗到京城有多遠,怎么沒見有陰兵借道之事。」三位國公都沉默了下來。

  「引蛇出洞嗎」崔武瞇起了眼睛,「近日錦衣衛來報白蓮教的高層秘密潛入京城,陛下就讓神通司配合演了一出戲。」

  「可這對京城的百姓……」秦嵐驥提出憂慮。

  「這早已不是什么大事了,」弘德帝搖了搖手里拿的報紙,「自從軒明弄出這個叫報紙的東西來,京城輿論就全在朕的手中,此事過后在報紙上解釋一番,自然過去。」

  「陛下深思熟慮,」崔武恭維了一下,「可白蓮教的教主法武雙修,也是天下數得上的高手,微臣年輕時候還能與之爭斗一二,現在…」

  「就知道你們幾個老貨懶得動。」弘德帝笑罵了一句,「這時候還得指望朕的定軍侯。」

  「關濤回來了?」崔武眉頭一挑,訝然的說。

  弘德帝點點頭,「定軍侯回來,此事就走十成把握了,微臣就提前祝賀陛下解決一心腹大患了。」秦嵐驥上前一步道。

  「你們幾個也別凈顧著說好話,留個心眼,一旦有事,立刻出手,」弘德帝笑著囑咐了幾句,揮揮手讓他們退下。

      ———————————————————————

  正是子時,本來就昏暗的環境因為濃霧更顯的漆黑。

  雜亂的民居中,一身素色練功服的健壯男子走進一間屋子。

  「教主,都已準備妥當了。」男子躬身,袖口邊露出一朵白色的蓮花。
  「那就開始吧」教主轉過身來,身披寬大的袍子,看不清臉孔。

  教主走出屋子,屋外不大的院子站滿了白衣人,無人說話,只有火把噼里啪啦的燃燒聲。

  「諸位,」教主的眼神緩緩掃過院子里的眾人,「你們都是教里的骨干,今日舉大事,能否成功,就在諸位身上了。」教主頓了頓,肅然的說,「淤泥緣自混沌啟,白蓮一顯盛世舉。」

  「白蓮救世,萬民翻身!」眾人低聲齊念口號,紛紛拿出準備好的武器,向計劃好的地點跑去。

  「干什么,徐二。」剛從床上起來的人驚怒的看著闖進屋子的街坊。

  「白蓮救世,萬民翻身,快來與我共舉大事。」徐二手拿短刀,刀刃指著這人。

  「你這是造反啊,過會大軍過來,你就不怕被碾成齏粉。」

  「呱噪。」徐二冷哼一身,快步上前,手中短刀捅進那人身體,再拔出來快速連捅幾次,那人踉蹌著向后退幾步,倒地不動了。

  殺人的暴虐喊讓徐二感覺良好,他早就看這人不爽了,仗著肚子里有點墨水狗眼看人低。

  「你們,去不去!」徐二拿刀一指周圍被驚醒的街坊。「白蓮有令,不去者死!」

  「去,我們去。」幾個小民被嚇的兩股戰戰,被迫拿起武器跟著人流走去。
  同樣的事情在周圍各地上演,有專門的白蓮教徒或是蠱惑,或是威脅,許多人開始拿著菜刀,木棍跟隨,等到人一多,也開始從眾的喊起口號來。

  「怎么回事?」巡夜的金吾衛聽到喧嘩的聲音,紛紛跑過來。

  「爾等不知有宵禁嗎,不想吃牢飯趕快回去。」一個領頭的甲士大聲的喊著,想阻止越來越多的人群。

  「白蓮救世,萬民翻身。」聲音越來越大,人也越來越多。

  人群里的白蓮教徒暗暗躲藏在人群中,拔出短刀,慢慢接近這幾個金吾衛。
  幾個金吾衛大聲呼喊著,揮舞著手里的兵器威脅眾人回去。

  一個白蓮教徒繃緊身體,彎著腰快步沖上去,手里的短刀在金吾衛脖子上快速一劃,鮮血迸濺,年輕的金吾衛瞪大眼睛,眼眸漸漸無神,「嘭」的倒在地上。
  鮮血刺激了眾人的神經,眾人一哄而上,用手里的木棍,菜刀,幾個金吾衛被殘忍的虐殺,在人群中隱藏的白蓮教徒的引導下,眾人喊著口號向官衙涌去。
  隨著幾波人群的會集,人流越來越大,喊聲震天,教主藏身人群中,周圍幾個白蓮教徒神色緊張,手拿兵器護衛。

  街對面一陣喧騰,教主抬首看去,一隊官兵擺好了陣勢,阻擋在府衙面前,手里的兵器也對向了眾人。

  教主眼神一凝,正是舉事初期,如果遇到強力的抵抗,剛聚起來的人群又會如鳥獸散,幸好三大營都在警戒城外的陰兵,城里的甲兵不多。

  教主腳尖輕點地面,如鳥起飛一樣跳到空中,飄飄灑灑如羽毛般落到那群官兵面前。

  「陣!」領頭的軍官大喝,官兵迅速聚集在一起,手里的兵器對準教主。
  教主見此,停住步子,右手飄然一揮,衣袍里散出大片紅色火云,火云飄到官兵中間,轟然炸開,熊熊火焰包裹幾個官兵,凄涼的慘叫聲陣陣。

  「神仙下凡!真是神仙下凡!」身后的小民開始驚叫,歡呼著,以為神仙下凡,助白蓮教一臂之力。

  眾人沖進府衙,分了兵器,簇擁著向皇宮跑去。

  此時京城四處火起,喊殺聲響徹天際,不知情的人躲在家中,堵住門口,惶惶的等待天明。

  當下最安靜的地方莫過于達官貴人的聚集區了,但也是召集了奴仆,分發了些能當做武器的東西。

  「殿下,咱們還是快進宮吧。」小太監海大富一臉驚恐,勸說張軒明進宮避難。

  「疥癬之疾,不必擔心。」張軒明擺擺手,并不在意,此事來龍去脈他一清二楚,并不擔心。

  「殿下,太岳先生來訪。」門口一個小廝進來稟報。

  「哦?」張軒明一臉詫異,現在是深夜,外面又是白蓮教作亂,他這個便宜老師過來干什么。

  「弟子拜見先生。」張居正邁步走進屋子,身穿便服,神色淡然。張軒明上前行禮。

  二人坐定,張軒明先開口了,「不知先生深夜來訪為了何事,是因為外面之事嗎?」

  張軒明搖搖頭,「外面之事,圣上故意引蛇出洞罷了。」

  「嗯?」張軒明有些吃驚,「不知先生是如何得知此事?」

  「濃霧幾天不散,雖然三大營的軍隊調動了,但京城輿論紛紛,接連幾天沒有定論,以圣上的性格,早就應該下詔穩定民心了,但至今宮中還是沒有動靜,再聯想到今晚的亂象,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

  「先生大才,弟子佩服。」張軒明恭維了幾句,「那先生是為了何事而來?」
  「前幾天殿下跟我說的江南鹽科之事,」張居正盯著張軒明的眼睛,嚴肅的說,「我希望殿下跟我一起去。」

  「嗯?」張軒明有些好奇,「先生何出此言?」

  「據我所知,殿下自出生時起,就不曾出出過京城吧。」張居正老神在在的說。

  「這……確實如此。」張軒明點點頭。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殿下年幼,合該出去走走,多多見識,莫要給別人留下長于婦人之手的口實。」

  「張太岳!虧我還在軒明面前給你說好話,你回頭就當著我面說軒明長于婦人之手!真是好厚的臉皮!」一道略顯尖銳的聲音響起來,崔曼雪氣沖沖的從門外走進來,俏臉上滿是怒容。

  「白圭見過公主。」張居正起身行禮,受著崔曼雪的叱咄面不改色。

  「這…雪姨…你倆認識啊?」張軒明有些懵,看來這二人之間有著不少的故事。

  「哼,何止是認識。」崔曼雪一臉不爽,「當年我被困在公主府內,就是他騙開監視我的精怪,讓我有機會逃走的。」

  「一場交易罷了,」張居正坐直,雙手放到大腿上,緩聲解釋道,「那時我身受重傷,流落到公主府,承蒙公主看重,賜下白龜,讓我恢復實力且更進一步,我無以為報,就助公主脫困。」

  「從那時開始我就知道你是個人才,所以才向軒明推薦你,可你卻……」崔曼雪滿臉憤懣,之后又面帶嘲諷的說,「真不愧是圣人門下弟子,負心多為讀書人!」

  「公主言重了,白圭和公主之間并無交情,也就無負心之事了。」張居正不吭不卑的說。

  「那你蠱惑軒明去江南是為什么。」美婦一挑娥眉,咄咄逼人的說。

  「殿下自記事起就深居宮里,不知世間疾苦,對將來踐極后治理天下多有不利。」

  「哦,這么說,你是要支持軒明入主東宮了?」崔曼雪語氣緩下來,坐到張軒明身邊,看向對面清瘦的身影。

  「白圭不才,雖無大志,但也想為天下百姓謀一出路。」張居正一拱手,「還請燕王殿下明示。」

  「行吧,」張軒明點點頭,「我聽先生的。」

  「多謝殿下信任,」張居正點點頭,「如此我便送殿下一份禮物吧。」
  說完,張居正伸出袍子一揮,一個大箱子就憑空出現在屋子里,這一手引的崔曼雪側目。

  「袖里乾坤?你何時學了那不凈觀的神通?」「一本古籍記載的罷了,袖里乾坤又不是不凈觀獨有的,公主還是多讀讀書吧。」

  一句話把美婦氣的牙疼,張居正轉身解釋起箱子里的東西來,「殿下可知白蓮教的高層入京一事。」張軒明點點頭,「白蓮教入京并不是為了作亂,而是為了箱子里的東西。」

  「那白蓮教主名叫李玄機,本是一陰陽人,入得昆侖圣地,得大機緣,由天仙耗三年時間,一點點用法力把他割成男女二人,此二人心意相通,天資絕頂,又是三年,成就地仙下第一。」

  「而后二人下山歷練紅塵,男方起名叫李玄機,女方叫李璇璣,雙雙加入白蓮教,后來女方被一大能掠走,本想養做鼎爐,但在賭斗的時候,他以此女為賭資輸于我,今日正好拿來獻給殿下。」

  「至于如何作用此女,全憑殿下決斷。」張居正拱拱手,「時候不早了,殿下,微臣告辭。」

  「趕快走,見了你就心煩。」崔曼雪回過神來,見張居正要走,諷刺一聲。
  聽見此話,張居正在門口站定,「殿下,古有妲己妖女禍國殃民,還請殿下多多讀書,切記不要被妖人蒙蔽。」

  「混蛋!」崔曼雪起的跳起來,張牙舞爪的沖著門口喊著,「雪姨…」張軒明慌忙起身抱住美婦,「先生只是戲言而已,切莫當真。」

  「戲言?哼,那混蛋整天到晚冷冷淡淡的懟人,遲早一天吞了他。」崔曼雪眼眸中蔓著殺氣,周圍絲絲寒冷的霧氣彌漫出來。

  「雪姨,你說先生他修為到如何地步了?」張軒明把頭埋進美婦懷里,聞著淡淡的香味問到。

  「我也不清楚,」美婦伸手把張軒明抱在懷里,飽滿的乳房蹭著懷里人的臉蛋,「但他儒道雙修,怕已是地仙法力了。」

  「地仙上還有別的境界嗎。」張軒明隔著衣物含住美婦的乳頭,輕輕咬起來。
  「唔……」美婦輕吟一聲,嬌聲道,「地仙已是奪天地造化,有五百年壽命,之上還有天仙,古往今來,成就天仙者不過寥寥數人,每人都占有一上好洞天,有的地仙占有福地,有的則沒有。」

  張軒明伸進美婦的衣襟,順著滑膩的皮膚,探到另一個山峰處,輕輕一扯,白皙的碩大乳球彈跳了幾下蹦出來。

  「雪姨你也是地仙法力,怎么不占個福地呢。」張軒明把頭埋進柔軟之間,舌頭舔著裸露的皮膚,一只手順著光潔的小腹向下滑,衣物被輕輕拉開,褻衣已露出了一角。

  美婦咯咯嬌笑,低頭在張軒明臉上親了一口,「因為我懷里這個小冤家呦,比什么洞天福地都重要啊。」

  張軒明嘿嘿笑了幾聲,抬頭咬上了美婦的櫻唇,舌頭撬開貝齒,挑動著美婦的香舌,「滋滋」的吮吸著美婦的津液。

  「唔……」美婦瞇上眼,享受的攪動自己的舌頭,玉手探進張軒明衣物里,揉著陽具,感受陽具在自己手里慢慢變大,變熱。

  美婦用拇指和食指揉捏著龍頭,偶爾擼動幾下,「嗯…雪姨…」張軒明用熱切的眼神看著她,美婦眼眸里水波蕩漾,嘴角含春,臉頰上透著微微的潮紅。
  美婦輕輕推開張軒明,伸手解開自己的衣物,本已半裸雪白嬌軀現在一覽無余,披在身上的衣袍使這具肉體更顯誘惑。

  由上往下看,美婦滿面春潮的俏臉下面是泛著粉色的脖頸,然后是誘人的雪白鎖骨,兩具碩大各有一半被衣物遮住,有一個乳頭露在外面,粉嫩嫩的挺立著。
  光潔的小腹上隱約有些腹肌,小腹上有些汗液,正在火光的照耀下泛著亮光。
  之后是兩條豐盈大腿之間神秘的黑色森林,散發著讓雄性血脈噴漲的氣息。
  美婦坐到椅子上,抬起自己的兩條大白腿,手臂從兩邊伸過來,掰開濕潤的小穴,一幅任君采摘的樣子。

  張軒明喘著粗氣,緩緩靠近美婦,把陽具貼在小穴上,但并未插進去,兩只手握住美婦的腳裸,讓陽具在嫩穴上磨蹭著。

  雙手在美婦大腿上游走著,柔軟彈性的手感讓張軒明愛不釋手。

  「軒明…」美婦哀求著,張軒明見此,也不拒絕,陽具緩緩插入嫩穴中,水嫩的肉穴抽插起來十分滑順。

  「唔……嗯……」美婦輕輕呻吟著,大力揉捏著自己的豐乳。張軒明抽插了幾下,拔了出來,淫水順著身體從小穴流到嫩菊處。

  張軒明手指輕輕探入菊花,輕輕扣了扣,美婦身體一僵,「雪姨…」張軒明試探的問道,美婦紅著臉點點頭。

  張軒明把陽具對準嫩菊,手指揉著小穴,待到美婦放松身體,嫩菊變的松弛,張軒明握著陽具慢慢的向深處擠。

  「啊…」美婦皺著眉頭,忍著疼痛,盡力控制自己不要用力,張軒明緩緩插入,陽具沒入緊致溫暖的菊道。

  「呼……呼……」菊花的傳來的疼痛與異物插入的感覺讓美婦不住的收縮菊道,一陣陣的緊致擠壓讓陽具有著異樣的快感。

  張軒明開始動起來,剛開始還很困難,雖然有淫水的潤滑,但還是讓二人有些不適。

  陽具流出淫水潤滑著有些干旱的菊道,越往后抽插的越順利,美婦也感到了不一樣的快感。

  美婦用兩條美腿纏住張軒明的身體,身體隨著陽具的抽插聳動著,張軒明一只手揉著嫩穴,另一只手在美婦身體上摩挲著,享受著光滑的手感。

  「唔啊………」美婦閉著眼,櫻唇微張,肥臀一陣抖動,淫水不斷的從嫩穴中瀉出來,流到二人交合處,濕潤了肥碩的屁股和陽具。

  嫩菊隨著高潮收縮,張軒明也不再忍耐,陽具在菊道里爆發,洶涌的白濁射滿了菊道,美婦只感覺菊道一暖,快感就順著脊柱沖到腦海,讓美婦一陣眩暈。
  疲軟的陽具很輕易的就從菊花里拔出來,原來粉嫩嫩的菊花變的充血腫脹,張軒明指尖一碰,美婦痛呼一聲,幽怨的看著小冤家。

  美婦起身,蹲在椅子上,低著頭等著菊花里的精液流出來,可腫脹的菊花堵住了精液的去路。美婦紅著臉,讓身邊的侍女幫忙。

  旁邊的侍女剛看完一場春戲,滿臉潮紅,侍女伸出玉手,用食指和拇指輕輕撐開菊花,粘稠的白濁緩緩流下來,有的直接滴到椅子上,有的順著侍女的手指流到手腕處。

  「雪姨,此女怎么處理?」張軒明一邊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淫靡的一幕一邊開口問到。

  美婦懶散的抬頭看了看箱子里的少女,外面裸露的皮膚比身上的素衣更白,不僅膚若霜雪,身上的毛發也是白色。

  「送去白玉京當個花瓶玩物罷了,畢竟渾身雪白的女子,也是件稀有的物種呢。」

  「此女還是有實力的,天賦也不弱,送去豹房可好?」

  美婦搖了搖頭,「豹房雖然需要這樣的人,但她跟腳不明,進不得豹房。」
  「那也只能如此了。」張軒明點點頭。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西夏人闖中原 下一篇:帝國的怪物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 北京11选5免费计划软件破解版 极速11选5官网 陕西快乐10分app 好股票推荐 玩拉霸有什么技巧吗 河北家乡棋牌下载 yp街机作假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云南 半全场 学生可以赚钱软件是真的吗 梦幻西游69级快速赚钱 腾讯欢乐麻将福州麻将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网 11选5北京走势图中奖条件 nba投注比 现货黄金与外汇哪个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