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一個適合強奸的獵物

一個適合強奸的獵物

走在大街上,楊折觀察著路邊的人們,他在尋覓著獵物,一個適合強奸的獵物。

  從十八九歲情竇初開的少女到四十多歲衣裝性感的少婦,他都在仔細打量,注意她們的一言一行,每一個舉動,楊折沒有那種看人一眼就知道此人是浪是賤的本事,所以他只能用眼睛盯著一個女人全身部分細看,這樣可少不了一些白眼和諷刺。

  聽得最多的就是屌絲兩個字,楊折今天無比自信,可幾乎每個人都拿一種看乞丐的眼神看他時,他心態也不免有些崩盤,走到一家范思哲落地窗前,楊折一下驚醒,自己還穿的那洗掉色的地攤貨啊,怪不得那些美女看自己的眼神一臉嫌棄,估計把自己想成一個意淫窮老漢了吧?

  對著鏡子自嘲一下,楊折邁步走進范思哲專賣店,出來時,殘破掉色的地毯被兩萬元的高級新衣代替。

  換了一身名貴行頭后,耳邊的嘲笑真的笑了很多,那些自以為是的少女們也不會在出言諷刺,楊折不得不嘆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也不得不嘆錢確實是個好東西。

  楊折走過了商場,饒過了市中心,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從身邊經過,楊折分辨不出獵物,除了丑和美他什么也沒看出來,他還沒有那種嗅覺。

  不知不覺間,夜已經深了,楊折也走進了一座城外的森林公園里,一天沒進食的他看到前面有一間餐廳,走到門口,一對情侶推推散散的不進去。

  楊折隱約聽到男方說「里面太貴了,我們去外面去吧,走兩步就出去了」而女方氣急敗壞的說「在這吃能花幾個錢,你怎么這么摳?省這幾塊錢餓一個小時,你至于嗎?」

  「能省就省點,我掙錢多不容易,你能不能想想我」男的也有些生氣,說話也有點重,但看的出來這個男的也只敢這么說了。

  女的顯然是個脾氣大的主,張口就來「我掏錢行吧?你個大男人為了幾塊錢墨跡這么久,你真惡心」說完也不理男的直接走進餐廳,男的急忙追上去,剩下的對話楊折聽不到了。楊折笑了笑,不是嘲笑那男人的小氣,自己當初不也是這樣嗎?都是生活所迫,沒有辦法,掙了下思緒后也進入餐廳。

  進入餐廳后楊折才發現這是一家西餐廳,裝房什么的都挺上檔次的,隨便找了個坐位坐下后,楊折才發現,剛才那對情侶就在自己左面,女的穿著一身青色魚尾裙,年齡不大,二十一二歲的樣子,腿上套著網格黑色絲襪,踩著六七厘米的高跟鞋,五官端正,瓜子臉,小嘴唇,頭發披散下來,化了很濃的妝,耳朵上戴著一個大圓環,手指上也戴著兩個戒指,手腕上還有手鐲。

  正打量著女人,一個服務員來到楊折旁邊,遞過一本菜單后道「先生,請您點餐」

  楊折看了一眼菜單,菜單后面的價碼真的不低,一個牛排大約在三百多,飲品四五十一杯,薯條沙拉也都不低于一百,楊折看了看說道「一份西冷牛排,一杯布丁,一份沙拉,一份薯條」

  「好的先生,祝你用餐愉快」服務員笑著說完,就走了。

  「你看人家,一個人吃飯就點這么多,咱兩個吃飯就點這兩個,夠誰吃了,跟你在一起真是丟人」那個女人看楊折點菜對著旁邊的男友一頓數落。

  那男人看起來唯唯諾諾,但也很要強,小聲說道「你輕點,別讓人聽到」女人得理不饒人,繼續說道「我都說了我請你吃,你舍不得我舍得,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這幾個錢夠你干嘛」

  男人被懟的說不出話來,女人繼續數落著男人,楊折聽的他們的對話,心中有了打算。

  楊折的吃的先送來,楊折一邊吃一邊聽著這對情侶對話,楊折基本可以肯定,這男人和自己一樣是個苦難人,沒什么本事,一個月掙不了多少錢,女人虛榮,吃穿都要好的,但也沒幾個錢,于是怪男友不爭氣沒本事。

  吃到一半,女人喊了出來「別人送我包怎么了,你吃醋了?那你給我買啊」男人環顧四周,看到別人都盯著自己和女友,不想再爭執下去,便說道「沒事,先吃飯,有事回家說」

  女人可不吃這套,冷笑一聲「回去干嗎?陪你睡覺嗎?自己沒錢不上進,說我愛錢,我愛錢怎么了,我愛你你有錢嗎?」

  男人也來了火氣,摔掉筷子「趙嬌嬌,你別得寸進尺」「呵」女人一聲冷笑,丟上包就走了出去,男人正想追出去,被店員攔住要求付賬。

  楊折看男人掏遍全身只拿出兩百塊錢暗道天祝我也在桌子上放下一千元趕緊追了上去。

  出了餐廳,一眼就看到一個青衣女子三步并作兩步的走向公園后山的樹林里「她要去后山?」楊折大喜快步跟了上去,暗想機會來了。

  一直走到后山深處,趙嬌嬌還繼續往前走,她感覺有些不對,自言自語道「這里不是有個廁所嗎?我走錯了?」說著又走了幾分鐘,這下可真進入到了山里了。

  現在已經入夜十點,公園里還有散步的人們,但是后山可鬼影子都沒,這座公園的后山密密麻麻都是樹木,夜晚給人的感覺陰深深的感覺,深夜昆蟲鳥類渣渣的叫聲,更給后山加了幾分恐怖的色彩。

  趙嬌嬌環顧四周,一個人影子都沒,周圍的冷空氣撲面而來,抬頭漫天的樹枝遮擋住天空,趙嬌嬌激靈靈打了個冷戰,這一抖不要緊,可這一抖,膀胱的尿液沒把持住,激射出來,趙嬌嬌立馬反應過來,知道憋不住了,索性直接把絲襪連帶內褲脫了下來,蹲下身子就尿了出來。

  楊折在后面看的真切,忍不住笑了出來,趙嬌嬌聽的真切,猛地回頭,道「誰?」

  楊折知道藏不下去,尤其現在四下無人,這在荒郊野嶺的地方,那莫名的系統任務現在迫切要完成,鎮定了下心情,表現的很悠哉的走了出,呵呵笑了出來。

  這般冷冷的笑,在搭配出現的男人似很隨意,趙嬌嬌被嚇得連絲襪都沒往起提連忙往后退。

  「褲子都不穿,是不是在等我啊……哈哈……」楊折隨意的大笑,把手揣進褲兜,往前走過去。

  趙嬌嬌終于看清了男人的臉,她認識這張臉,是剛才在西餐廳吃飯的那個男人,男人臉上帶著邪惡的笑,細長的眼睛盯著自己,把她當成了獵物。

  「怎么不說話了,這樣很沒有意思啊」楊折看著趙嬌嬌,盯著她的一舉一動,怕這個女人跑掉,但這一切沒有表現出來,楊折表現的很老練,對于在這里圍堵到一個女孩很平常。

  趙嬌嬌短暫的驚嚇后意識到自己被綁架了,把自己的魚尾裙往下來,一只手拉起絲襪想要提起。

  「你要干嘛?我給你錢,別傷害我,求求你」趙嬌嬌說的語速非常快,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估計楊折在嚇一下就會哭出來。

  楊折看到趙嬌嬌要拉起絲襪和內褲,那能讓他如愿,兩步跑到趙嬌嬌面前一腳踢開趙嬌嬌的手臂,腳踩著趙嬌嬌的肚子,道「我不要錢」。

  「你要干嘛?」趙嬌嬌已經哭了出來。

  楊折壞笑一聲,腳上用力,狠狠的踩了下去,趙嬌嬌腹部被男人大力腳踏吃痛身子弓起來,雙手伸向腹部,楊折找準機會,蹲下身子抓起趙嬌嬌的雙手壓在頭部上方的地上,坐在趙嬌嬌的肚子上。

  「滾開……混蛋……放開我……你個白癡……滾啊……」趙嬌嬌驚慌中胡亂喊叫怒罵,雙手被男人兩只大手狠狠的握著,身子被男人沉重的身體壓在身下,趙嬌嬌根本沒有機會反抗。

  「閉嘴,老子還沒碰你你喊你媽逼,在喊老子打死你」楊折額頭已經滲出冷汗,慌亂之中,爆了粗口。

  事實上,楊折百般掩飾自己的青澀但這時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了了,動手后楊折只感覺數只槍口已經頂在了自己的頭上,現在談淡定,那是說鬼話。

  說事遲那時快,楊折制服趙嬌嬌也只用了一秒多的世界,楊折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可以爆發出這樣的力量。

  「混蛋……你個畜生……」趙嬌嬌怒罵著,楊折腦中已經徹底陷入混沌,聽著趙嬌嬌不停的辱罵自己,楊折憤怒中竟松開了握著趙嬌嬌的手。「啪啪啪啪啪啪……」「操你媽的賤貨,罵老子,老子打死你」楊折抽出手后不停的扇趙嬌嬌嘴巴,一邊扇一邊罵。

  趙嬌嬌剛被松開手后正要捶打楊折,雨點般的耳光就不停的落在她的俏臉上,一連打了十多下都沒有停下,趙嬌嬌的嘴角都流出了血,楊折還在不停的抽趙嬌嬌耳光。

  打了三十多下后,楊折重重的扇了趙嬌嬌的左臉一巴掌后才停下,氣喘吁吁的說道「給老子閉嘴,在罵老子老子還打你」。

  趙嬌嬌被打的發蒙,求饒都沒喊出來,臉頰火辣辣的疼,還有些發麻,耳朵通紅,嘴角都是血,趙嬌嬌一睜眼就看到了楊折那張猙獰的臉,猶如兇獸,關鍵這只兇獸正在處于爆發期。

  「救命……」趙嬌嬌喊了出來,等待她的無疑是一個響亮的耳光,楊折送她的是套餐,左右開弓,對她已經腫的老高的臉絲毫不手軟,十幾下后,臉上都要滲出血了。

  「別打了……我不叫了……求你。求你別打了……」趙嬌嬌感覺臉都不是自己的了,受不了疼痛求饒道。

  楊折看著哭成淚花的趙嬌嬌,臉頰都快要滲出血,心中不免有些不忍,停下手來。

  不等趙嬌嬌反應過來,降下怒氣的楊折冷靜下來,再一次牢牢鎖住趙嬌嬌的手。

  這次制服趙嬌嬌后楊折沒有方寸大亂,緊跟著俯身用嘴堵住趙嬌嬌的嘴巴,還不登趙嬌嬌反應過來,楊折肥膩的大舌頭就伸到趙嬌嬌嘴里和趙嬌嬌的香舌完整對接。

  趙嬌嬌的身子僵硬,瞳孔放大,不可思議的盯著楊折,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品味不錯,衣裝得體的男人強奸自己。

  楊折清楚自己已經站在了刀尖上,只能進不能退,抽出一只手死命的卡在趙嬌嬌的喉嚨上。

  「別他媽動」一聲怒吼,把正在掙扎的趙嬌嬌嚇到身子僵硬不敢動彈看到趙嬌嬌停下拍打自己的雙手,楊折一只手卡在趙嬌嬌脖子上,一只手開始解自己的腰帶。

  「不要……別……求你了……」趙嬌嬌雙手抱住楊折卡在喉嚨上的手,哭聲乞求。

  可楊折怎么可能放過她,成敗可再次一舉,楊折解開腰帶后甩手給了趙嬌嬌一巴掌,還不等趙嬌嬌反應過來,楊折抓起趙嬌嬌的頭磕在地面「啊……」

  一聲慘叫,趙嬌嬌撕心裂肺的喊了出來,土地上鋪面樹葉,撞上去其實并沒有多疼,但趙嬌嬌卻認為這個兇狠的罪犯要至自己死地,于是她開始拼命掙扎。

  楊折手忙腳亂,他以為自己已經制服了眼前的女子,但不知道這個女人怎么會突然來了這么大的力氣,竟然把自己掙脫了。「別殺我……我錯了……饒了我吧……」趙嬌嬌看到自己把這個男人推翻在地,第一時間沒有想到趕緊跑,而是一邊往后挪一邊求他放了自己。

  事實上,趙嬌嬌也根本跑不了,因為趙嬌嬌的內褲還掛在腿上,她只要跑就會摔倒在地。

  楊折站了起來,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壓低聲音說道「臭婊子」「我錯了……饒了我吧……我不敢了……不要……」趙嬌嬌害怕極了,奸殺的新聞屢見不鮮,她不敢想象,一個失去理智的人怎樣折磨自己。

  楊折一邊靠近趙嬌嬌,一邊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到了近前,楊折蹲下來,看著眼神驚恐的趙嬌嬌,忍住顫抖的雙手,捏住趙嬌嬌的下巴。

  「現在開始,我說什么就做什么,要不然我殺了你」趙嬌嬌渾身顫抖,嘴唇哆哆嗦嗦,眼神渙散,臉色雪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聽到了沒」楊折盯著趙嬌嬌喊道。

  趙嬌嬌身子一抖,大哭了出來「知……知……知道……」楊折輕笑一聲,瞪大眼睛看著趙嬌嬌,輕聲道「把你的奶子露出來」楊折也能感覺到他說這句話時,聲音顫抖,但趙嬌嬌沒聽出來,她認為這是救自己的一根稻草,于是趙嬌嬌毫不猶豫的丟掉了貞潔,瘋了一般脫掉裙子,扯掉內衣,脫掉才知道,這美女的奶子真大。

  「哈哈……」

  楊折興奮的大叫起來,這種脅迫的快感讓他近乎忘了現在他正在實施強暴,而楊折非常享受這種脅迫一個人使她不得不選擇臣服的感覺。

  要明白,人一旦打開獸欲,釋放出禽獸一般的自我,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他已經不滿足只是強暴這個女人,而是想徹徹底底的征服這個女人,使她變成自己的玩偶。

  一個有夫之婦,變成肉欲的傀儡,世上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獸欲掌控身體后的楊折腦中根本沒有早先的規劃,也沒有了剛開始出手的冷靜。

  楊折把衣服脫了個精光,站在失魂落魄的趙嬌嬌身前,趙嬌嬌眼睛瞪的老大,眼珠子都快出來了,不是因為羞色與男人沒有任何遮擋裸露的身體,而是震驚男人胯下的巨龍。

  如果要形容那只能說巨大,如同非洲黑人那樣的巨大,如同嬰兒的手臂粗,目測長度得有二十多厘米,龜頭大入雞蛋。

  「呵呵,今天你有福了,它只屬于你」

  楊折看了看自己的下體,大笑著說。

  趙嬌嬌聽到了楊折嘲笑般的話語,也看到了楊折眼神中的瘋狂,趙嬌嬌已經對逃生沒有任何希望了,她已經想到了自己的結局,如果可以,她心中只希望可以活命。

  「把你的大腿分開」

  趙嬌嬌抱著雙腿,頭發披散在臉上,無神的看著自己的腳趾頭,楊折有心羞辱趙嬌嬌,說道。

  趙嬌嬌抬頭看了一眼楊折,沒有多語,松開了抱著雙腿的手臂,慢慢的分開了雙腿,讓自己的陰戶展示在了楊折的眼中。

  黑匆匆的,整個陰戶都被陰毛覆蓋,楊折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屄,太黑了,黑木耳估計就是形容這種屄的吧。

  楊折蹲下身子,伸出左手拉起趙嬌嬌的大陰唇看到小穴里的肉穴也不盡相同,雖然沒有外層黑,但是色澤還是黑色。

  「我操,你這……真臟……」楊折一臉嫌棄的說道。

  趙嬌嬌看到楊折臉上的嫌棄,心跳加快,現在有兩種可能發現,這個男人可能惱羞成怒殺了自己,也可能放了自己,但趙嬌嬌怎么想都覺得自己會被殺掉「對不起……我……天生……就黑……」

  「哈哈……天生黑啊……哈哈……天生就臟吧……你媽一定懷你的時候和別人亂交,才生出你這么個騷貨」

  楊折自己補腦畫面,大聲嘲笑出來,趙嬌嬌聽到自己母親時抬頭看楊折時眼中閃過一絲憤怒,隨即又恢復了空洞,但這一幕被楊折捕捉到了啪……

  楊折根本沒有任何思考,甩手打在趙嬌嬌臉上。

  「不是嗎?說,你媽是個賤貨」

  趙嬌嬌一語不發,捂著臉不知道該怎么辦,淚水不停的從眼角里流出。

  「說,不然殺了你」楊折抓起趙嬌嬌的長發,作勢要磕在地上。

  「我說……我說……別殺我……不要殺我……」趙嬌嬌哭喊出來,她今天被嚇的不輕。

  「我媽……是個……賤……賤貨……」感覺到拽著自己頭發的手慢慢松開,趙嬌嬌松了一口氣,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從心里萌發出來。

  楊折龜頭腫脹的生疼,這一來一去羞辱趙嬌嬌已經一個多小時了,雞巴一直翹著肚皮上誰都受不了,楊折的龜頭上的血管都快充血爆裂,睪丸里的精子活躍了一個多小時,都迫不及待的噴射出來,又聽到一個美女說出自己媽媽是個賤貨這么淫蕩的話語,楊折怎么還控制的了。

  楊折再次撲倒趙嬌嬌,楊折牢牢的把住趙嬌嬌的雙手,不讓躺在地上的趙嬌嬌有任何機會逃脫,楊折雙手用力,緊緊箍著趙嬌嬌的細手,沉聲說道「別亂動,別逼我」

  趙嬌嬌雙眼含淚,不敢哭出聲來,引起楊折的反感,但是喉嚨哽咽,話語都被卡在喉嚨,于是拼命的點頭,她感受到男人雙手的大力,她不懷疑這個男人可以單手掐死自將趙嬌嬌恫嚇后,空出一只手波不急待探索著,灼熱的肥唇也親上了趙嬌嬌的耳垂,趙嬌嬌雙手被解放出來,但是卻不敢反抗絲毫,眼睛里不停的滴答淚水,她后悔為什么丟下男友一人走出餐廳

  楊折亦可也不停的對趙嬌嬌進行香艷刺激的挑逗,他對生理的研究算是專業的,要說如何把一個女孩子挑逗的春心大動,可以說他出色當行。

  新奇的手法加上感人的技術,不一會,趙嬌嬌就感覺下身已經濕透,但她在極力抑制喉嚨深處傳來的嬌喘聲。

  楊折左手已經摸到了趙嬌嬌的陰毛,趙嬌嬌嬌軀一震,自己終究要被褻瀆了,已經流干的眼睛淚水再次滾落下來。

  楊折心中有些激動,這位美女今晚已經是自己的私寵,任由自己擺布的玩偶,終于,他的大手摸到了趙嬌嬌的良田,流著淫水的良田。

  「啊……」

  長時間的挑逗讓趙嬌嬌身體極度空虛,一只大手覆蓋在陰膏上,很快就溶解了趙嬌嬌的一點點理智,雖說她心中很是嫌惡,但剛才被楊折恫嚇打罵,變得無助害怕,內心想要個依靠,楊折的挑逗好像給了她一些安慰。

  「都濕了?還真騷啊……」

  男人的話語深深的刺痛了趙嬌嬌的內心,是啊,自己在被強奸,竟然流出了淫水,而且……而且比和男友……更加濕潤……趙嬌嬌閉口不語,但是俏臉上已經寫滿了哀羞,紅紅的,楊折觸摸趙嬌嬌乳房的時候,趙嬌嬌甚至輕抬胸部,讓楊折更加重力的擠壓乳房,即使這一切很罪惡,但浴火也在肆虐著趙嬌嬌的身心。

  楊折看趙嬌嬌已經進入狀態,而且下身陰部淫水早已泛濫成災,雞巴又漲的生疼,雙手架起趙嬌嬌的雙腿,跨部往前探尋趙嬌嬌的穴口。

  「向我投降」楊折舌頭從頸部一直舔到趙嬌嬌的耳根,說道。

  趙嬌嬌已經感受到了男人胯下的巨龍在自己小穴口,龜頭中吹出灼熱的氣息,每一次都讓自己小穴流出更多的汁液。

  「不……不要……」趙嬌嬌輕聲細語,她不太敢大聲尖叫出來,害怕男人對自己再次使用暴力。

  男人喘息著,有些激動,話語在趙嬌嬌耳邊回蕩「從了我……我就不傷害你」這句話好像是顆定神丸,也是一顆毒藥,讓趙嬌嬌可以找到一個好的理由不再抗拒男人,拋掉道德束縛。

  「你……這是在……強奸……」趙嬌嬌顫聲說道。

  「哈哈……強奸不好嗎?」楊折故意瘋狂的說道,他不想給趙嬌嬌一絲希望趙嬌嬌沒有再語,她已經看不到光明,反抗沒有用,只能徒增更多的悲哀,想著想著她閉上了眼睛,好似已經認命。

  楊折決定馬上讓趙嬌嬌結束幻想,龜頭對準趙嬌嬌的穴口,狠狠的插了進去二十多厘米長的陰莖,趙嬌嬌根本沒有嘗試過,也容納不下這么粗大的陰莖,剛插進去一半就忍不住尖聲喊出「不要……太疼了……輕點……」趙嬌嬌睜開眼睛瞪大瞳孔,尖聲求饒「真的太疼了……別……」

  「才進去一半,你老公是個小雞?」是個男人都想要自己的下身粗長,楊折很自豪這點。

  「恩……你別動……等會……」趙嬌嬌雙手抓住男人的手臂,說道,話語有些乞求,更多的是商量。

  楊折才不管她疼不疼,老子再強奸啊,不管三七二十一,腰部又加大力度,直接把剩下的半跟雞巴都送了進去。

  「啊……你混蛋……」趙嬌嬌大叫一聲,罵道。

  楊折一聲冷哼,也不管趙嬌嬌適應與否,開始強力而兇猛的征討。

  「啊……啊……輕點……那是……那是子宮……」趙嬌嬌根本沒有被強奸者的矜持,從楊折開始耕田到現在就一直在高聲呻吟,浪叫趙嬌嬌早已欲火焚身,春心蕩漾,她厭惡男人對自己強暴,粗魯的對待自己嬌小的肉體,可就是這種兇猛的方式是自己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對于沒有經歷過的事物人們總是會產生愛戴。

  「慢點……我受不了了……你這樣會……玩死……啊……我的……」趙嬌嬌高呼浪叫,再空蕩蕩的樹林里回蕩。

  楊折有些摸不著頭腦,這也太戲劇了吧?這是強奸嗎?心里有些納悶,但是身體可沒有停下,依舊在大力的抽插趙嬌嬌紅腫的大黑逼。

  「啊……我真……啊……疼……死了……子宮頂爛了……」「……求你了……停下……啊……我高潮了……」「……混蛋……你玩死我……」

  趙嬌嬌嘴里一直語無倫次的說著一些騷話,在半個小時的抽插里,楊折聽趙嬌嬌那些話浴火更甚,感覺自己快要憋炸了。

  「媽的騷貨,給我口」楊折拔出巨屌,坐在趙嬌嬌胸部把龜頭塞進趙嬌嬌嘴里。

  趙嬌嬌正在大聲淫叫,雖然下身被撞擊的生疼,但是快感更甚,從未體會過這么猛烈性交的趙嬌嬌根本抑制不住內心的渴望。

  再肉棒插入口中后,酥麻的快感不可抑制的傳來,楊折舒服的身軀抖動,雖然趙嬌嬌根本沒有其他動作只是含著楊折的肉棒,但就是這種感覺卻給了自己快感,占有女人口腔的快感。

  他甚至肯定這個女孩絕對是第一次含男人的陰莖,從她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

  「吸,給我吸龜頭」楊折說道,呼吸有些急促。

  「嘴唇可以再含緊一些……吞吐的幅度再打一點……再開一點……對……對……就這樣……」

  楊折一邊指導一邊呻吟,語氣格外溫柔。趙嬌嬌也不明白為什么她一步一步跟著楊折說的做,男性陰莖上濃烈的味道和自己下體淫水的味道混在一起,這種味道像是強烈的春藥刺激著趙嬌嬌的嗅覺,讓她渾身無力,小穴淫水泛濫,不知不覺間加大了口腔的力度,讓四周的腔肉緊緊的包裹住楊折的肉棒,舌頭席卷著楊折的龜頭。

  楊折看著趙嬌嬌現在的面孔,是如此的淫蕩,臉頰紅腫,哭紅的眼睛盯著自己的肉棒認真的口交。

  被趙嬌嬌口腔包裹了幾分鐘,楊折抽出雞巴,再次進入趙嬌嬌濕潤的陰道,陰道被巨物頂入,一剎那的充實感讓趙嬌嬌得到了一次小高潮。

  「舒服嗎?小騷貨」楊折看著壓在身下的美人,說不出的滿足,這么一個尤物,現在被自己任意玩弄。

  趙嬌嬌陰莖上濃烈的味道和自己下體現,羞色與接話,只是放聲呻吟「啊……慢點……你插進……子宮了……」

  淫蕩的詞語從趙嬌嬌口中說出來更加顯得淫蕩,楊折陶醉趙嬌嬌的呻吟聲,狂亂的沖擊著趙嬌嬌的身體,楊折再一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雞巴大起大落,每一次都只留龜頭在趙嬌嬌陰道里,每一次都深深的插進子宮口,慈慈慈的淫蕩聲音在陰道邊作響。

  快感越來越強,雞巴也越來越硬,楊折感覺自己的雞巴快要爆裂,忘記了一切,雞巴快速有理的抽插趙嬌嬌的陰道,發泄自己內心的獸欲。

  「哦。a……」

  一聲低吼,楊折用力向前一頂,龜頭順勢插入趙嬌嬌的子宮,那個火熱緊窄的洞夾的楊折渾身電流涌動,壓抑已久的精液從小腹噴發,馬眼瘋狂的噴出一股股強勁的精液。

  「啊……」趙嬌嬌引來了最猛烈的一次高潮,嬌軀抖動,淫水四濺,從陰道中飛射出來。

  「好燙……好燙的精液……」趙嬌嬌感覺到了灼熱的精液,精液的溫度讓趙嬌嬌小腹都暖和了許多。

  楊折射完后等趙嬌嬌高潮過后,才抽出了雞巴,龜頭剛抽出陰道,淫水和精液混合物就跟著流了出來

  趙嬌嬌抬頭看了看陰道口流出的液體,自嘲的笑了笑,拿起掛在腿腳的內褲擦了擦陰道口的液體。

  楊折起身穿好衣服,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從身上拿出兩搭RMB扔在地上,說道「給你,算是補償」

  趙嬌嬌沒有拿,楊折看了看手表,已經一點多了,蹲下身子,拿起錢,拍了拍趙嬌嬌的臉「不要?想報警?」

  「沒有,我不敢」趙嬌嬌看著楊折搖搖頭,還沒有穿衣服,她不敢。

  「你要報警我就殺了你」楊折扔下一句話,把錢甩給趙嬌嬌走了。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日本旅游精液滿身 下一篇:迷倒然后輪奸了她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