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小白狐之變

小白狐之變



「馬上就要過了旅游旺季了呢。」
  在這個并不算是著名旅游勝地的小山莊,珽琛已經當了五年的守林人。 
  夜晚,守林人先生看著在暴雨中飄起水霧的山區,緊皺著眉頭。
  雖然景色實屬一般,除了樹就是樹,但山上還是有很多的珍惜動物,偷獵者 們總喜歡鉆空子去搞些事情。
  于是珽琛的任務就變得相對艱難,旅游旺季的時候這幫偷獵者會稍微收斂一 些,往往是封山之前的一段時間會頻繁發生保護動物被獵的悲劇。
  這讓喜歡和動物相處的珽琛咬碎了牙齒。
  「明天開始就要積極巡邏了,希望別出事。」
  兩個月前他在山腰的位置救下了一只被十字弓射斷后腿的白狐貍,當時小家 伙嚇壞了,看到珽琛的時候掙扎著想要逃掉,于是他將特制的肉干拿出來一頓安 撫,才讓小家伙稍微冷靜下來一點,并被他帶回護林屋治療。
  也不知道是不是單身久了,看只狐貍都眉清目秀的,總覺得小家伙意外地漂 亮,總是帶著只有女人才有的媚態,和珽琛頗為親密。
  對小家伙雖然不舍,但它還是本能地親近自然,待放生它之后,周琛就回歸 了無聊的日常,在山間巡邏,并時不時打擊一下偷獵活動,已經半個月了,他想 要近期進山去看看那可愛的小東西有沒有活的好好的。
  不過今晚的雨出奇的大,很有可能造成澇災,所以還是看情況而定。
  就在珽琛打算關燈休息的時候,一陣突兀的敲門聲在水聲中脫穎而出,他連 忙跑去開門,看看是不是有人需要幫助。
  令他意外的是,門外頭的不是想象中一身登山裝的年輕人,而是一位渾身濕 透的姑娘。
  白色無瑕的長發,光澤很好如同嬰兒的面部肌膚,同時有著介于少女和少婦 之間,青春又魅惑的精美容貌,華夏人種中根本見不到的琥珀金瞳仁仿佛一對迷 人的寶石般散發著熒光,薄唇翹鼻,如同古風畫卷中走出來的,魅惑人心的狐貍 精。
  「您好。」她在雨中對著珽琛微微鞠躬,薄唇輕啟:「觀山大人,民女途遇 大雨,無處可去,懇請貴舍收留一晚。」
  「啊……」這個雖然穿著清涼但意外言語極為復古的女人,不知為何讓珽琛 在愣神的同時將她跟之前養的小白狐聯系到了一起。
  「觀山……現在都不這么講了,你是哪來的古代人嗎,趕緊進來別著涼。」 
  讓開位置的珽琛才發現,對方有著相當兇的一對果實,而且那身說不上是現 代還是復古的衣服從神奇的角度看過去頗為輕薄,都能看到胸前粉色的凸起。 
  尷尬地移開視線,珽琛只能當對方是個喜歡在深山里玩cos的奇怪女性: 「你的同伴呢?」
  「民女是獨自出行的,并沒有結伴。」她柔柔地說,捋了捋白色的頭發,對 著珽琛露出一個符合外貌的溫婉嬌媚的笑容。
  「是,是嗎?」珽琛莫名臉紅了一下,這女人說的話好像在暗示他什么。 
  「那個,觀山大人,請問這里有沒有洗漱的地方,民女這幅模樣太不成體統 了。」
  「好的,在這邊。」弓著腰,珽琛帶著這個姑娘來到內部的浴室:「熱水還 有一些,安心洗吧。」
  「十分感謝。」她再次躬身,看上去異常有禮,這樣標準的動作不像是故意 演的,讓珽琛更添幾分疑惑。
  他轉身準備離開,但突然被人從后面抱住了。那一對具備異常彈性的可觀胸 部擠兌之下,他的小兄弟瞬間就硬了。
  「民女名白露,今日大恩無以為報,若您不嫌棄,望與觀山大人共度良宵。」 糯糯的聲音從后背傳來。
  珽琛在收留女子的時候其實就有了一種預感,今晚會有一些好事發生,但沒 想到好事來得如此突然。
  「那個……」珽琛臉色微微發紅,轉身推開白露。每天的護林反盜工作讓他 沒有心情和時間去城里開葷,且曾經感情受傷的他不知不覺中變得有些「純潔」。 
  「為什么是我呢?因為我救了你的關系?」
  「誒,觀山者大人已經知道了嗎?」白露有些溫婉地捂住嬌嫩的唇瓣:「是 的,民女就是那只白狐化成的狐妖,特來貴舍報恩的,但是大人又是如何識破民 女的?您體內似乎沒有靈力呢。」
  「不,我只是隨便詐你的……因為你那漂亮的白色長發……看起來比較像小 家伙的毛色……」珽琛哈哈地撓著臉。
  中國自古有著關于狐妖的傳說,男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方面的幻想。
  不知為什么,兩人一開始的不安感都消散了。
  「啊咧,大人您還真是狡猾呢,這種小聰明運用起來比身為狐妖的民女還輕 車熟路。」她吃吃地笑著,讓那副成熟妖艷的軀體肆意展現著美好的曲線。 
  「那么大人對我的來意有個大致的了解吧?」她似乎很是開心地原地轉了一 圈,雙手扶著快要破衣而出的果實,令鋌琛差點鼻血都噴出來:「雖然不是我們 的本意,但白狐幻化而成的妖軀大都有被凡人追捧的絕美花容,民女也沒有能夠 直接幫到觀山大人的強大妖力,只能以這種微薄低賤的方式來表達我的感恩之情。」
  「呃……」鋌琛繼續尷尬地撓著臉頰:「看著當初疼愛的小家伙變成這樣的 大美人,不知為何心情相當復雜呢……」
  「不過你還是不要勉強了。」他強壓下對這具嬌軀的欲望,重回冷靜。 
  「大人,是嫌棄我的狐媚之身嗎?」遭到意外拒絕的白露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可憐兮兮地問道。
  「不是那個原因啦…………」鋌琛趕緊安撫她:「我是一個責任感和占有欲 都很強烈的男人,你我人妖殊途,如果真的因為這種類似報恩的原因占有了你, 我會非常想讓你留下來做我的妻子……」
  「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還是算了……」
  「…………民女想成為您的妻子…………」
  「啊,我就知道……等等你說啥??」
  「那個……民女說,民女愿意與大人廝守終生,觀山大人看得上民女,是民 女的榮幸。」她似乎相當開心,雙眼中都快溢出蜜來了,甚至都沒有壓制自己從 裙子中露出來的狐尾和頭頂跳出來的可愛耳朵。
  「啊!那個……那個……」他更加尷尬了。
  「觀山大人是否擔心自己的子嗣問題?盡管放心!民女雖為妖,但絕對可以 誕下健康的孩子。」她自信滿滿地說道。
  「…………」有一瞬間鋌琛心軟了,但他還是搖了搖頭,抗拒掉了心中誘人 的想法。
  「還是算了吧……我沒有成家的魄力,謝謝你的心意……」
  「為什么呢?觀山大人,您心中似乎滿溢著悲傷。」雖然又被珽琛拒絕了, 但這次白露似乎并沒有泄氣,她有些好奇,帶著安撫意味試探著珽琛。
  「啊,是這樣的……我心里或許還是有一段斬不斷的孽緣,沒辦法了卻的話, 我恐怕不能接受你……即使你是這樣美麗。」他苦笑著。
  「原來如此。」白露精致的臉上閃過了然的神色:「觀山大人被某個賤女人 玩弄過嗎?」
  「我去你要不要突然說得這么直白啊!!」珽琛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我 承認我是有點矯情……但……還是忘不了那種極度痛苦的感覺……搞得我現在很 難接受你的示愛……」
  「這樣吶……」白露歪了歪頭,露出一個恬靜的笑容:「民女明白大人的難 處了,民女倒是有兩個了卻大人心結的良策,不知大人愿不愿意聽聽看。」 
  「哦?你說說第一個?」珽琛有些玩味,雖然不是什么值得驕傲的事情,但 第一段戀情的影響可謂根深蒂固,也是他到此做護林人的原因,如果白露只是開 導他的話肯定沒啥用。
  「做了那個賤女人。」白露笑瞇瞇地說道。
  「…………」
  雖然乍一接觸只是個性口癖有點奇怪的美人,但本質還是狐妖么。
  居然想直接從物理角度解決問題。
  「pass,下一個。」珽琛擦了擦冷汗。
  「第二個,請大人和民女做一次。」
  她展露出比剛才更加甜美的笑容,淡金色的瞳仁中飽含水氣,輕咬唇瓣單手 扶胸的妙姿讓男人情不自禁生出一親芳澤的沖動。
  白露搖曳的下半身完美地貼合上珽琛堅硬的下體,讓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氣。 他無法想象如此柔軟的腰部甩動起來會是何等妖艷。
  「民女姑且是只狐妖,會一些不入流的妖術,但都不是害人的,而是取悅男 人的,只要和民女做過,大人一定會忘掉那個賤女人。」
  「……」
  所謂把你艸到忘事嗎?珽琛這樣想著。
  被珽琛以難以置信的視線注視著,白露卻沒有任何害羞的表現,更加積極地 接近他。以幾乎將珽琛陷進去的溫柔懷抱撫慰著他。
  「大人就順從自己的本心和民女歡好就可以了,民女會以全身全靈包裹您, 愛護您。」
  「如果只是做的話……」在多次誘惑之下珽琛到底還是心動了。
  「但,但是,我沒什么經驗。」
  「誒??明明被玩弄過卻還是如此純潔?觀山大人您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反而是白露感到有些驚訝,但看她雙頰透著的紅暈,似乎是因此而興奮起來了。 
  「……」本來蠢蠢欲動的珽琛仿佛被人潑了一瓢冷水。
  「誒?大人似乎很在乎性方面的尊嚴呢。」白露看著無意識鼓著嘴有些孩子 氣的珽琛臉上的紅霞更明顯了。
  「也好,就讓民女來引導大人吧。」她施施然地褪下幾乎只是掛在肩膀上的 女士襯衫,露出了那對魅惑的胸部。
  白色的狐尾輕輕搖動著,狐耳一顫一顫,配上她妖冶的表情,讓珽琛瞬間化 身為野獸。
  「請盡情對著民女的胸部撒嬌吧,觀山大人?」
  雙手猛地掐上去,珽琛倒吸一口涼氣,無他,白露的胸部簡直就是富有彈性 到了極點,如果他沒記錯,各種老司機們對女性胸部的形容都是柔軟如同棉花, 但這對胸部居然直接將他按下去的雙手彈了回來!!一對形狀色氣無比的櫻桃微 微硌著他的手心,一股電流順著手臂傳導到下體,令肉棒更加精神了。
  「民女的胸部很棒吧觀山大人?」白露情緒高漲,嘴角誘人地咧開,露出了 有些色情的粉紅小舌和小小的虎牙。
  明明只是看著對方微張的嘴,情欲就無法控制地從胸膛中涌出,明明手還被 胸部吸附著,卻情不自禁地幻想著對方將自己肉棒含在口中婉轉的樣子。這個狐 貍精真的非常厲害,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性感的味道。
  雖然手還是想要不斷索求令人癡迷的彈性,但是小珽琛已經受不了地汩汩出 水,他想要趕緊縮回手,以防出丑。
  「人類的女性不可能有我這樣完美的胸部呢!嗯?請再多疼愛她們一下?」 
  白露纖手卻預知一般地直接按住珽琛想縮走的雙手,嘴角的微笑散發著「別 想逃避」的異樣意味,琥珀金的瞳孔中,獨屬于狐貍特色的明晰和狡黠更給她增 添了許多勾人的魅力。
  「唔!!」不斷感受著那種欲罷不能形狀變換,奇妙的快感居然直接通過雙 手刺激著肉棒,讓他還封存在褲子中小兄弟被壓得生疼。
  「啊,抱歉呢觀山大人,是民女的不對,沒有注意到大人的困難。」白露了 然地瞥了一眼他的下體,隨后笑吟吟地松開拘束著他的雙手,俯下身,熟練地拉 開了牛仔褲的褲鏈,解放了疼痛中的小珽琛。
  當肉棒彈在她臉上的瞬間,滑嫩的肌膚給予了珽琛絕妙的刺激,令他全身一 抖,差點就這么去了。
  「誒~ 觀山大人,這可真是不像樣呢,雖然民女對自己的肉體是有很強的自 信,但馬上就要去了怎么行呢?民女可是有很多美好沒讓大人品嘗過?」 
  說著她將胸前的果實往前一堆,直接夾住了棒身!
  「咕!」珽琛倒是很硬氣地沒有叫出聲,男人的自尊讓他即使是面對狐妖的 時候依舊保持著如同天鵝一般的高傲。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呼呼,大人,明明很舒服,但是為什么要做出一副慷慨就義的表情呢?」 白露狡黠的笑容配合那完美的臉龐,再加上下體傳來的夾擊力道讓珽琛神志恍惚, 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
  「大人,民女知道,男人在做的時候如果舒服卻不喊出來,會對身體有害的 呢?」
  她伸出香舌,如同舔舐冰棒一般,在陷進胸部深處只露出尖端的肉棒上輕輕 滑動。
  「唔咕!」珽琛臉色漲紅,單身多年的他哪受過如此香艷的刺激,只覺得一 股令他毛骨悚然的尿意竄了上來。
  「哼哼,大人還真是倔強呢,不過民女不討厭呢,努力忍受快感的小男人形 象,對比大人那種溫柔的形象實在是……」
  她雙瞳中閃過一道情欲的光輝:「太令我興奮了?」
  說著她完全將龜頭含在口中,精心地責備著。
  同時,那對碩果也隨著口腔的擠壓一上一下地晃動著,帶給珽琛視覺和觸覺 上雙重的滿足感。
  胸部彈力的壓迫讓根部的脈動越來越強烈。狐貍那帶著小小肉刺的舌頭在龜 頭上劃過,帶來清晰且瘙癢難耐的刺激。
  「咕咕咕!!」
  奇怪的口腔音過后,珽琛終于還是屈服于妖狐帶來的快感,在她的香舌纏繞 下交出了自己的第一發。
  僅僅是一發,就令他全身癱軟,幾乎站不穩。而白露這時候將他射出的精液 咕嚕咕嚕地全都飲下,瞇著眼睛,舔著薄唇道:「感謝大人的恩賜?」
  嬌娃輕啼,美人顧盼,雖然身體軟下來了,但加上白露那已經超越一般色情 的話語,珽琛肉棒還是硬的一塌糊涂。
  狐妖女士這種毫不矯情直奔主題的做法直接突破了男人的心房,確實讓他暫 時忘記了一些煩心事。
  「啊,只是一次大人就累了嗎?沒關系,咱們去床上做吧?」白露看著喪失 狀態的珽琛,輕輕扶著他的手臂,在后者完全沒有自我意識情況下,兩人噗通地 地倒在了床上。
  只不過目前的體位相當奇怪,白露在上,珽琛在下。
  這個大男子主義爆炸的男人居然毫無反抗之力地被推倒了!
  「雖然大人的精液很美味,但是呢,大人根本就沒有按照民女說的那樣乖乖 地叫喊出聲。」似乎很是困擾的狐妖大人用她潔白的尾巴輕騷著男人的大腿根部, 讓他發出了難受的哼哼。
  「這樣不僅會憋壞大人的身體,還會讓民女質疑自己身為狐妖的性技呢,畢 竟不能讓大人舒服到叫出來,是民女的失職。」說完,她的眼中散發出淡淡的光 芒,妖冶地舔了舔嘴唇:「接下來,民女會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取悅大人,如果大 人覺得不舒服的話,就不要叫出來,反之,請大聲地喊出來,這樣才是男人健康 的體現~ 」
  她扯下自己白色的內褲,露出散發著熱氣的女陰,懸于珽琛的肉棒上。那里 的毛發十分整齊光滑,而且和她的發色一樣,是白色的,看著格外誘人。穴口一 開一合如同獨立的生物一般,稍稍露出內部的光景,淫肉在不斷地蠕動翻滾著, 僅僅是直視,珽琛就仿佛有了下體被吮吸般的快感。
  「狐妖的小穴都是為了讓男人神魂顛倒而誕生的,所以請不要憐惜民女,盡 情地侵犯它吧!」艷光四射的白露香舌外吐,小小的虎牙則在魅惑之外給她平添 了一分可愛的感覺。
  「先等等,讓我緩一緩!」珽琛則是一臉驚恐地伸手想要攔住即將坐下的妖 狐。剛才的乳交和口交已經奪走了他大半體力,肉棒卻依舊敏感,如果現在進入 那個迷魂穴里,怕是要馬上完蛋!
  「為什么要緩一緩呢?剛剛大人明明一點都不舒服~ 」她似乎有些快意地說。 
  「噗呲!!」沒有給他制止的機會,狐妖小姐輕快地將臀部壓了下來! 
  只不過,在那之后,白露似乎是全身因為疼痛而抽動了一下,隨后一股殷紅 的液體順著兩人結合的部分流淌而下。
  「你,你……」雖然珽琛很想說白露這樣色情熟練的樣子怎么會是處女,但 緊接而來的內疚感和舒適感讓他閉上了嘴。
  白露狐媚的小穴外側有著相當厚實的一圈淫肉,這些肉非常溫柔地磨擦著小 珽琛的棒根,同時施以輕微的擠壓,讓它難以拔出,內部則充斥著黏糊糊的愛液, 被崎嶇不平的肉壁滿滿地涂在棒身上,最頂部是一張有彈力的小口,它頂住馬眼 一下一下地吸著,仿佛在告訴肉棒自己想要痛飲精液。
  「吶,觀山大人,白露的小穴,舒服嗎~ 」成熟的肉體完全趴伏在珽琛的胸 膛上,白狐在男人耳邊色氣地輕呢著,她的眼淚滴在珽琛的胸膛上,十分令人憐 惜。
  但珽琛真的分不出神去安她,因為即使她沒有動,小穴里溫柔但毫不間斷的 刺激一直在將珽琛逼迫向射精的尷尬境地。
  「嗚嗚嗚嗚!」珽琛差點慘叫出聲,但在千鈞一發之際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 嘴,他認為男人因舒服而呻吟出聲是示弱的表現,這也是他從各種網絡知識中汲 取過來的。
  但是,實在是太舒服了!
  在她伏下身子的瞬間小穴也跟著做出了彎曲的動作,女陰上部的淫肉勾著肉 棒的系帶,順著那完美的弧度出溜地磨擦了一下。
  「呃!!」
  在這樣的聯合刺激之下,珽琛爽得一副臉都歪掉的樣子,但還是強忍著不叫 出聲,以防被白露看扁。
  然而這只是令白露進一步增加了讓珽琛屈服的欲望而已,狐妖小姐雖然看著 溫婉,但在床上的時候,可容不得一個普通人類男性對她擺譜。
  「啊,看來還不夠舒服呢,大人一點表示都沒有~ 」她哭喪著臉,一邊用手 臂抹掉嘩啦啦流出來的眼淚,但嘴角那抹怎么都掩蓋不住的笑意卻無時無刻不在 提醒著珽琛——她是故意的。
  「民女一定要讓大人感受到房事的快樂!」如同演戲一般的狐妖大人扶著珽 琛的胸口,微微調整了一下臀部的角度,隨后蛇腰輕輕一旋!
  小穴里的肉壁隨著旋轉的動作一起絞榨著男根,如同擰抹布一樣的動作帶來 的是淫肉緊緊的貼合與甜蜜的磨擦,以及更大力的揉搓,幾乎是瞬間,珽琛先走 汁就控制不住地漏了出來。
  「白露,稍微等一下!」被淫肉突如其來的旋轉刺激給逼迫到射精邊緣的男 人可悲地弓著腰,想要去抬她的腰肢,但伸出的手意外地被白露的纖手捏住了! 
  「什,什么?」在他沒反應過來的瞬間,雙手就被引導著再次攥上了白露的 果實!
  「嗯哼~ 觀山大人果然還是個孩子呢,居然這么鐘情民女的胸部~ 」白露瞇 著眼睛,甜美濕熱的吐息不斷吹拂在珽琛的耳邊,帶著些許肉刺的小舌頭勾過臉 頰,產生酥麻的快感——那迷離的眼神,似乎是因為胸前大手的愛撫而十分舒適, 這時候她才真正意義上像只狐貍而不是人類。
  「不,不行!要,要——」
  「哦?大人,您要什么?是要去了嗎?要射了嗎?」
  白露妖異的瞳孔中,除了濃濃的情欲之外,更多的是對眼前男人的依戀。 
  想要把他壓在身下,狠狠地蹂躪他,讓他發出好聽的嬌喘,讓他因為自己身 體而意亂情迷,讓他除了自己誰都不會依賴!
  這一切都需要直接的性器接觸來發動妖術,只要嘗過這種美妙的滋味,無論 是多么硬氣或花心的男人就都跑不掉了。
  很幸運地,白露成功推倒了這個單純的男人,但同時,男人普通卻意外強大 的意志力也讓她感到贊嘆。雖然肉體敏感,精神卻堅韌地抵抗著妖術的侵襲。 
  通過小穴流傳過來的,他感情的深處,一個令人作嘔的女人在搖曳著身影, 讓這一切都變了味。
  嫻靜的表皮已經撕開,她狂亂而淫蕩的柔軟內里完全地展現在面前的男人眼 前,她不只是感謝感恩這個男人,她愛著這個男人,即使她還是狐貍而非狐妖的 時候,就已經想要把一切獻給他了。
  需要向他灌輸更多的快樂。
  白露深吸一口氣,在此之前她早就有了覺悟。
  「吶,大人,您知道嗎,狐妖可是有一種極度強大的性技,能夠完全開發出 我們血脈里的魅惑能力和小穴功能呢。」
  她停下了上下浮動的腰肢,松開強迫珽琛摸胸的雙手,輕撫著兩人結合的部 分:「代價就是,狐妖必須將身心全部開放給對方,并從此尊對方為夫婿。」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她的胸膛劇烈抖動,似乎是興奮,似乎是害怕。
  「你何必呢??」珽琛神色稍顯清明,復雜地問:「我真的……只是把你當 成一般的動物在疼愛喜歡著,沒有一點對待同類的態度,即使是這樣,你也還是 要嫁給我?」
  「是的,觀山大人。」她依舊笑著,少了一些媚態,多了一些溫婉,就好像 一人一妖剛剛見面的時候。
  「即使是我單方面的付出也沒關系,所以觀山大人,不,珽琛大人,可以再 叫我一次小家伙嗎?」
  「真是敗給你了,你讓我重新找到了身為男人的價值呢,啊,指的不是做愛 這方面的。」珽琛剛提起的一絲感動就被自己給撇得無影無蹤。
  「噗嗤,珽琛大人,您或許不是一個合適的床伴,但絕對是個合適的爐鼎呢。」 白露吃吃地笑著,隨后埋下頭去。
  「大人……珽琛大人……?」似乎撒嬌一樣,白露用她白皙的臉蛋磨蹭著男 人的胸膛,并祈求他說出那個用了兩個月的稱呼。
  「好吧,咕,小家伙……」
  啊啊啊啊真是羞恥!!珽琛心里都快抓狂了。
  「太棒啦?」白露開心得扭了一下身子:「感覺此生無憾了?」
  「啊啊啊,別扭!要射了!真的要射了!」本來想微笑的珽琛表情瞬間扭曲 了。
  「可以哦!請全部射給白露吧!」白露又切換回那種妖艷的模樣,同時下體 一陣不規則蠕動,本來只有貝殼大小的穴口突然張大,將抽出一些的肉棒,連棒 根帶蛋蛋全吞了進去!
  「這是??」
  「嗯哼~ 這是狐妖的秘密喲?」白露點著薄唇,那擠弄著的,波光流轉的美 眸差點將珽琛的魂兒勾走。
  「接下來民女希望珽琛大人能正視身體的欲望和快感,順從地大聲叫出來。」 她的嘴角流出一滴晶瑩的唾液:「不,大人您即使是全力忍耐也肯定會受不了叫 出聲的~ 因為這是民女狐媚小穴的最終形態?」
  「咦??啊啊啊??」珽琛剛想說些什么就被下體突如其來的吸力打斷了, 白露的小穴裹夾著他的整個性器,從精囊到龜頭毫不留情地愛撫著,淫肉好像恨 不得把肉棒擠扁捏斷一樣使勁地磨擦蠕動著,但就是這樣帶著些許疼痛的感覺也 根本無法掩蓋凌駕其上的恐怖快感,酸麻的快樂將可憐的男人激得全身顫抖,不 自然地扭著腰部,希望趕緊脫離這個魔窟。
  但是他根本做不到,因為被豐滿的女體所壓制,他的臀部根本離床鋪沒有任 何空隙,做不出抽出的動作,只能像條缺氧的魚般痛并快樂地挺動。
  但是,就算這樣,在即將射精的瞬間,白露刻意地停下了激烈的刺激,給了 肉棒一點點休息的時間,意亂情迷之中,珽琛用委屈的目光看著白露,那反差巨 大的可愛表情讓后者莫名小高潮了一下,小穴也劇烈地收縮,直接將肉棒咬住并 噴涂上厚厚的一層愛液。
  「珽琛大人~ 民女的女陰能夠令您開心嗎,能讓您舒服嗎?」白露的眼睛里 閃過淡淡的金光,一瞬間珽琛仿佛感覺騎在自己身上的這姑娘是位女神而不是狐 妖。
  「……」珽琛還想抵抗一下,畢竟他沒多少討好女性的經驗,只覺得說出這 種話實在是太不知羞恥了。
  「嗯……珽琛大人……?」白露壞笑著,微張檀口,發出一道足以讓男人瞬 間虛脫的甜美叫聲。
  「啊啊啊啊——」珽琛從來沒有想過女人的聲音可以如此膩人,那呻吟一般 的叫聲讓他的肉棒跳動起來,撞在松開他的肉壁上,但民女沒有再做任何運動, 而他也動不了腰,只能尷尬地出于射精的臨界狀態。
  「大人要誠實呢?民女的女陰有讓您心情愉快嗎?如果不乖乖說出來的話可 是會變得不健康呢,不健康的精子民女的子宮是不會收下的?」她的白色狐尾輕 輕撩動著珽琛的會陰,帶給他刺癢難耐的感覺。
  「是,是的,啊——」
  明明是個男人但他卻囁嚅著,一開始倔強的氣勢灰飛煙滅。
  「對不起民女聽不清楚呢~ 」白露嘴角再次咧大,緊緊地逼迫著身下的男人: 「吶珽琛大人,請您再大點聲,您覺得民女的女陰怎么樣?」這樣問著的同時, 她的陰唇抱住珽琛的蛋蛋,柔和地夾吸起來。
  「很!很舒服!」終于,大聲地喊出來的珽琛已經破罐子破摔了,他很清楚, 如果不如白露愿的話他就會一直被玩弄,而不是解脫。
  「那,您愿意成為我的夫君,每天享受這樣快樂的感覺嗎?」
  「啊?」珽琛愣了一下,正常情況下求婚不是應該他來嗎?
  「大人……?」民女看到珽琛猶豫的樣子,賭氣一般地緊了緊女陰,然后者 倒吸一口涼氣。
  「愿意,愿意,你是我最喜歡的白狐貍!娶了你我絕對不虧!」被折騰得快 跳起來的珽琛帶著哭腔道。
  「哼哼,珽琛大人您真的不坦率呢?」白露似乎也因為忍耐快感而微微顫抖 著。「不過,這種倔強的性格真的非常非常——」
  她高高地抬起臀部,隨后猛地落下!
  「啊啊啊!!」珽琛被兩片肉墊子壓著,但他的身體開始瘋狂抽搐!! 
  「可愛呢??」
  和一般的射精不同,這次的射精異常持久且完全沒有減弱的跡象,仿佛打開 了射精的閘門就再也關不上了一樣。
  「這樣我們就是夫妻了呢?民女小穴的秘密也可向您展露了~ 」說完,頂著 射精的腔內沖擊感,白露吐著香舌,讓小腹蠕動了一陣。
  本來輕輕嘬吸著龜頭的子宮口猛地變成嬰兒拳頭大小,將珽琛的龜頭包裹了 進去,子宮里面異常柔滑的內壁親切地抱著龜頭廝磨,同時只針對馬眼的吸力居 然擴散到了整個龜頭。
  「唔!啊啊啊啊啊——」
  完全沒有想到過的刺激讓本來就洶涌的射精感轉換成了火山爆發一樣的勁頭。 
  想對著白露的子宮奉獻出一切精子,想讓她懷上自己的孩子。一瞬間珽琛空 白的大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而腦海中常駐的另外一個身影,也漸漸離他遠去了。 
  「這樣直接地和子宮接觸,完完整整地納入夫君大人的精子,嗯?民女就一 定會輕松受精了呢?」白露緊緊抱著珽琛,而珽琛的手完全無法從對方的胸口撤 出,就這樣被豐碩的果實強行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徹底屈服于快感的珽琛握住手中緊致的果實,狠狠地,大力地,似乎是要將 它們揉爛,但雪白的,柔滑彈手的胸部即使是被他使勁地握住,也沒有露出一絲 紅痕,乳肉甚至在微微放松的瞬間還從他指尖溢了出來。
  美好的觸感讓他飄飄欲仙,配合下體仿佛要連魂魄都吸走的快感,珽琛在高 潮的基礎上再次高潮了——「啊?夫君大人??誒誒誒?大人您別暈過去啊?民 女的妖術還沒作用完全吶??」
  是的,從一開始,白露就是奔著讓自己懷孕的目的和珽琛做的,在男人兩個 月悉心的照料下她根本離不開珽琛了。
  同時她想把深刻在他記憶中的某個女人抹去,結果新生的狐妖小姐強制運轉 一個令自己懷孕的妖法,又將吸取記憶的妖法同時發動,過于貪心,導致受不了 快感的珽琛直接休克了。
  「結果最后沒懷上,也沒抹掉關于那個賤人的記憶嗎?」
  鼓著嘴的白狐小姐一臉頹然和氣憤地撫摸著男人的胸膛:「那個賤人似乎也 不是什么善茬啊,不知道為啥有股同類的味道……」
  她將狐尾圈在男人的腰間,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氣息:「算了,反正以后有 的是機會呢,夫、君、大、人?」
  今夜的雨似乎下得更大了。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淫蕩大俠 下一篇:射雕英雄的特殊嗜好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