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妹妹的糗事

妹妹的糗事

我和妹妹的感情非常好,由於我們相差十歲,在我年少不懂事時,妹妹還太小;而等她開始發育、漸漸有女性魅力時,我卻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世界。因此,我們之間從來沒有各位愛看的那種不正常關系,我也不曾有過非份之想,畢竟是自己疼愛的妹妹,總是為她的終身幸福打算。

  父母在我國中時就離婚了,由於家計的關系,媽媽晚上必須上夜班,就由我來帶妹妹。更因為這樣,我照顧她的責任感更加強烈,我也就有點「兄兼父職」的味道。她也和我無話不談,包括她暗戀哪個男孩子、內衣穿不下了這種事,她都會找我商量,甚至她初次來潮的衛生棉都還是我去幫她買的。

  想想時間也過得真快,今年她已經高中畢業了,而這事是發生在一年前的暑假。

  這天我下班回家,妹妹馬上從房間里跑出來,臉上的神色很緊張,兩眼又有點紅紅的。我一看就覺得事情不對,忙問:「怎麼了?」她搖搖頭,跑回了房間里。我換下衣服,到她房門口敲敲門:「○○,你沒事吧?」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把門打開,拉著我的手臂把我拖進了她房里。她坐到床上,我坐在她書桌前,靜靜等她說出到底發生什麼事。

  沉默了良久,她咬咬牙,問了我一個令人訝異的問題:「哥,你有沒有自慰過?」我楞了一楞,不知該怎麼回答:「為什麼問這個?」她沒有回答,只是追問:「有沒有嘛?」「咳!」我遲疑著,但想想她的困難可能是跟這有關的,所以還是要回答一個讓她寬心的答案:「這種行為是很正常的呀!青青年在成長過程中,難免會有過這種經驗的。」她果然放心多了,臉上的表情輕松了一點。又沉默了一會兒,她才小小聲地說:「哥,人家有一個橡皮擦拿不出來啦!你幫人家想想辦法。

  我一時沒會意過來,什麼橡皮擦拿不出來?……不會吧!!!和前面的對話連在一起,我才被想通的事實嚇一大跳:「哇!你、你……其實這種事時有所聞,每個產科醫生多少都遇過這樣的病歷,應該不算什麼嚴重的事。沒想到她會搞出這種事,回過神來後反而覺得暗暗好笑。

  「你把橡皮擦放進去了?」我沒有取笑她或罵她,只是正經地跟她說。

  「嗯。」她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不會痛嗎?」她搖搖頭。

  「以後你老公誤以為你不是處女怎麼辦啊?」「到時候再說啦!現在先幫我拿出來啦!」她開始著急,講話的語氣好像快哭了。說的也是,得先把這事解決了。

  「好啦!換個衣服,哥哥帶你去看醫生。」「不要!不要!」她摀著臉:「太丟臉了啦!」我說好說歹的,想要說服她去看醫生,無奈她就是不肯。最後,我只好嚇嚇她:「你不肯我也沒辦法羅!那就把橡皮擦留在里面,讓它爛掉好了。」她望著我,眼波閃動,竟然啜泣了起來。

  我一時心軟,上前去摟著她:「好啦好啦!哥另外幫你想辦法。」她已經很久沒有在我面前哭了,小時候那些溫馨的畫面再度浮上心頭。她抬頭看著我,紅撲撲的臉蛋,長長的睫毛上猶帶著幾滴眼淚,真是個小美人。

  「真的?」「真的啦!」我用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珠。

  她把頭靠在我胸前,我摸摸她的頭發,就像她小時候每次哭了,我哄得她破涕為笑之後那樣。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實,我心中暗叫不妙。我要「幫」她?怎麼幫?妹妹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我就知道哥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呆望著她,那明眸皓齒的可愛臉蛋,一臉信任的神情。玲瓏有致的身段包裹在居家的連身裙里,露出修長的雙腿、細致的腳踝……我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來,躺下來。」她柔順地服從我的引導,在她的床上躺下,我則在理性與獸性沖突之下,緩緩把她的裙擺拉至腰際。我的心狂跳至每分鍾一百五十次,比第一次脫下女友的內褲時還要劇烈。

  可能是剛才她曾試著自行「處理」,里面并沒有穿內褲。已經七、八年沒有看過妹妹的xx了,過去只不過是一條尿尿用的小肉縫,現在已發展成一幅旖旎的風光。

  紅紅的花瓣,包覆著深紅的花蕊,令我幾乎忍不住想嚐一口。以前光溜溜的下體,現在也長出濃密的雜草來,陰毛的面積不大,但是很長,而且不是很卷,看起來好像小孩的頭發。

  妹妹當然也很不好意思,把頭別到一旁去。我把她的腿拱起并分開,就像孕婦要生產時那樣,妹妹的小穴整個暴露出來。不知是因為里面有個橡皮擦,還是因為她在我面前露出自己的重要部位,小穴因興奮而稍微地充血,看起來更像是即將綻放的花朵。這時我心亂如麻,趕緊閉上眼睛,開始用力地想——到底怎麼把那塊橡皮擦取出。寫到這里,請各位朋友一起來動動腦筋,該怎麼樣幫我妹妹把橡皮擦拿出來呢?(我一共試了三種方法才成功的。)由於心情太激動了,跟本無法思考。我要她先等一下,走到房門外,才喘了一口大氣。我把指甲剪一剪,手洗干凈,然後準備了手電筒和一些衛生紙。這時心情也冷靜了一些,在心中安慰一下自己,是為了幫助她,并不是亂來,內心的罪惡感稍減,於是深呼吸了幾下,再度進到她的房間。

  妹妹還是躺在床上,看到我進來了,她自動將裙擺拉到腰際,兩腿分開,恢復剛才的姿勢。我注意一下她的表情,但見她緊閉雙眼、皺著眉頭,好像是要面對什麼恐怖的事一樣,真是可愛極了。

  好!接下來該做正經的了。想到這一步,心跳又開始控制不住地狂飆。我跪在床前,兩眼凝視著妹妹的「妹妹」,一面伸出微微發顫的右手……「啊!」在我的手一接觸到她那個部位時,她竟然大聲叫了出來,嚇了我一大跳,連忙把手收回。「怎麼啦?」我忙問。

  「哥……」其實我也覺得這是自然反應,沒什麼事的。她可能也是沒什麼話好說,頓了半天居然冒出一句:「……你要溫柔點喔!」「他媽的!我是在幫你想辦法耶!你不要想歪了好不好?」她這句話正和自己心中的壞念頭相呼應,我有點被拆穿的氣惱。

  「人家沒有想歪啦……」大概是她對自己說出這話也感到不妥,趕緊提出澄清:「可是那里……第一次讓男生碰嘛!叫你小心一點不對嗎?」「誰說是第一次的?你小時候我幫你噓完尿,每次都要幫你擦,早就不知道碰過幾百次了!哈哈哈!」講到這里,我忍不住笑出來。

  她也噗哧一聲笑了,同時伸手把臉掩著。一時之間,房里的氣氛已不那麼尷尬。

  我再次伸出手。這回她看起比較輕松了些,我自己也是。但在我的手接觸到她陰唇時,她的身體和我的心中還是同時震了一震。

  我用兩根手指將她的陰道口分開,左手拿起手電筒往里頭照。然而她的陰道是閉合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我只好把手指再伸進去一些些,從里面一點的位置把「她」撐開,從手指之間的縫隙,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藍色的物體,分辨不出有多大,大約距離洞口四、五公分左右。

  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橡皮擦上的同時,「長江東逝水」卻滾滾而來,擾亂了我的思緒。我抬頭望了望她,她面色紅潤,閉著眼睛,好像還微微喘著氣。

  既然已到了這個地步,好吧!長痛不如短痛,就一股作氣把它拿出來好了,以免節外生枝。我的兩兄弟(食指和中指啦)深入到橡皮擦的位置,企圖把它挖出。

  然而這根本行不通,雖然妹妹已經被她自己「破身」了,但畢竟還是缺乏經驗的少女,里頭緊得不得了,不但無法張開手指挾住滑溜的橡皮擦,反而還不慎將它往內推進了一點點。

  「喔~嗯~」我奮力嚐試的這個過程,卻使得她輕輕呻吟起來。我的手指在她濕滑溫暖的陰道中抽插著,還不時翻轉蠕動,不僅是她受不了,我也感覺到自己呼吸濁重、頭暈目眩。

  在確知這個方法失敗後,我趕緊把手指抽出來,上面已經沾滿了妹妹的分泌物。我用衛生紙把它擦干,也幫妹妹稍微擦拭一下她那泛濫成災的小穴。

  「拿不出來呢!」我告訴她。

  瞧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她腦袋中所想的,似乎已不是在擔心這個了。

  「嗯,你還沒回來之前,我自己就已經試過了。」「試過了怎麼不先跟我講?」「說不定你拿得出來呀!」其實我知道自己潛意識里暗自慶幸她沒有先講,但基於心中所強烈維系的道德觀,不愿去面對這種心情而已。至於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去探討,寧愿相信不是就好了。

  用手指之所以拿不出來,是因為里面太窄,容不下兩根手指這般龐然大物。既然如此,我用細小的工具應該就可以成功了吧?我於是到廚房里去拿了一雙筷子,用筷子伸進去把它夾出來。為了不傷害妹妹的柔嫩的陰道內壁,我特地挑選了那雙表面圓滑的白色塑膠筷,并且把它洗干凈。那雙筷子本來是她自己吃飯用的,現在用在她自己身上可能比較會習慣吧!

  她看到我拿了她的筷子,笑罵道:「你拿那雙筷子,我以後不敢用它來吃飯了。」「你自己不用要給誰用?」「媽不知道,就給媽用好了。」「你怎麼這麼不孝?沒關系,我們把它拿來當備用的,以後有客人來家里吃飯的話,就拿那雙筷子給他用好了。」「不行!用完我要收起來!」鬧了一陣,工作還是得繼續。我一言不發地上前把她的兩腳打開,再度分開她的陰道口,將筷子探入。為了怕傷到她,我的動作非常小心。然而里面實在太緊,我發現一只手實在沒辦法操作,只好找她幫忙了。我停下動作,抬頭對她說:「○○,你自己來把你的……那里分開好嗎?」她坐起來,紅著臉,用兩手將自己的陰唇往兩邊掰開。我兩手分別持著兩根筷子,先將筷子往兩旁張,分別沿著陰道壁鉆入橡皮擦的側面。

  我原先預期這樣可以挾住橡皮擦,然後往外一抽就出來了。可是那塊橡皮擦的表面已經沾滿了妹妹的潤滑液,怎麼挾都會滑掉。我又試了幾次,結果還是一直不行。我抬頭看她一眼,沒想到她那時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目光一接觸,馬上各自移開。我看她的表情十分怪異。我想,雖然我們很親,但無論如何這對她而言還是一件很羞恥的事。剛才她躺著自可把臉轉開,但現在既然要她幫忙,她非得面對我,睜著眼睛看著我拿工具進出她私秘的地方。

  想到這一點,我的心情又開始激動起來,趕緊說話轉移注意力:「好像還是不行耶!」「啊?」蘋果般的臉上,立即變了色。

  我左思右想,實在是沒輒了:「我看我們還是去看醫生,好不好?」妹妹聞言好像又要哭了:「你再想想看有沒有別的辦法嘛!」淚珠已在眼眶里打轉。看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兒,簡直像我是要把她推入火坑似的,我也沒有再逼她了。

  沒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給一位國中同學,聽說她在某婦產科擔任護士。

  好久沒連絡了,開口向她問這樣的問題實在蠻尷尬的。而且為了顧全妹妹的面子,我并沒有告訴她是誰發生了這樣的情形,她可能以為我是和女朋友玩得太過火,心中正在偷笑也說不定。

  但在聽完她告訴我的辦法後,感覺比問她這種問題更尷尬十倍。

  在我把同學的話轉告給妹妹之後,妹妹臉上的那副表情,我到今天想起來都還會忍不住想笑。

  聽完我的說明後,我們對坐著,一陣靜默。

  良久,妹妹一言不發,跑進浴室去,里面傳來蓮蓬頭沖水的聲音。我仍坐在她房內發呆,考慮著待會兒是否真要照我同學的建議做。

  以護理人員的角度,她當然建議到醫院去,利用醫院的真空吸引器或一些小道具可以輕易取出陰道內的異物。但如果要diy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但切忌用手指去掏,否則只會愈推愈深。可以把手指從肛門插進去,然後隔著陰道壁將異物推出即可。

  (各位這下可以想見我的尷尬和妹妹臉上的表情了。)其實已沒有我考慮的余地了,因為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更何況妹妹都已經主動到浴室去洗屁屁了,可見她寧可讓我挖屁屁也不愿去看醫生的決心。看來我也只好尊重同學的專業。

  我開始坐立難安,腦海中一直幻想著等一下的情形。妹妹小的時候,我最討厭的苦差就是在幫她換尿布時要處理她的大便,還要幫她擦屁股。曾幾何時,那個小菊洞已離我遠去,幫她處理屎尿的夢魘早已不復記憶。而今,在徹頭徹尾地探索過她那成熟的小肉穴之後,等一下更要處置那污穢的菊洞,然而,心情卻完全不是過去那種不得不做的不情愿,而是完全相反的……就在我的思緒已不知飄到哪里去的時候,妹妹從浴室里出來了。她足足用了洗一次澡的時間,下擺還沾得濕濕的。她不敢看我,只是羞赧地呆立在我面前。

  我站起來,輕拉她的手,引導她到床上,擺出四肢著地伏著的姿勢。掀起她的裙擺時,我先是一楞,然後是要很忍耐才能不笑出來。原來她里面竟然又穿上了一層內褲,這不是多此一舉嗎?罷了!她仍是這麼的清純,惹人憐愛。

  那是件她平日慣穿的白色學生型內褲,鑲著有點土的花邊,很平凡,一點都不性感。然而,包裹著她美好的臀部曲線,效果卻是不同。但令人發噱的是,拉起她裙擺的同時竟然飄來一陣幽香,想是妹妹認為那里是個臭穢的部位,特地灑上香精之類的東西,意圖美化一下。

  在我拉下她內褲的同時,她嘆了一口氣。我感覺到自己拉下內褲的手從她粉嫩嫩的臀部肌膚上滑過的美好觸感,緊接著而來的,就是那粉紅帶點褐色的小菊洞,就這麼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如果我再停在那兒欣賞的話,我自知會控制不住淫穢的念頭,因此要就快,我毫不遲疑地伸出右手中指就往洞里鉆。「噢~~」她叫著,但因為有前面的經驗,我這次不理會她,還是繼續我的動作。

  一不小心我發覺她已經近乎全裸地呈現在我面前。怎麼說呢?因為她是趴著的,寬松的下擺內,可以清楚看見美麗的雙乳。這兩點由於妹在家里通常不穿胸罩,平常看多了,根本不以為意,但在此時激動的心情下,感覺卻和平常大大不同。紅艷的乳首,隨著豐滿的乳房搖動著,就像枝頭上的水果迎風搖曳、引人摘取一般,竟是那麼的誘人!

  我忍不住伸出左手來想去觸摸,幸好在半途中恢復理智而停下來,就近把左手覆在她的下腹部,以掩飾剛才未完成的動作。

  由於她肛門的括約肌一直收縮著,手指在洞外不得其門而入,我手上更加了把勁。

  「啊!」她的叫聲突然變大,其實根本就是慘叫:「哥!痛~~痛!停!」我趕緊住手:「○○,放輕松一點啦。」「不行啦!它不聽話,會不自主的用力。

  」怎麼辦呢?

  「哥,你可不可以先幫它擦一些潤滑油之類的東西?」「對了!真是聰明的女孩。」我恍然大悟:「我竟然忘了這個步驟,以前的……教育影片都白看了!」其實我以前看過一片a片,男女主角在肛交前,要先用凡士林涂在雞雞上,才能順利地插入。

  「什麼?這個也有教育影片呀?」「呃……」我打個哈哈混過去。

  我就近找尋可用的材料,剛好妹妹書桌上放化粧品的籃子里有一罐面霜,應該適用才對。

  手指上涂了面霜後,果然稍一用力,突破了外面的關口後就順暢地滑入。妹妹并沒有叫出聲,但從她的括約肌一縮一縮地擠壓著我的手指,我知道她正努力地忍耐著。小菊洞比她的小穴緊了好幾倍,因此雖然順利,我仍很小心地步步推進,終於把整只中指都插了進去。

  我按照那個護士同學教我的,用指尖隔著直腸向陰道壁摳幾下,很輕易地就發現里面有異物。接著就彎曲著手指,隨著手指一點一點地退出,將它一點一點地頂出來。
 
  「出來了!出來了!」(不要誤會,我說的是橡皮擦出來了,而不是我那個出來了。)橡皮擦已被我推到陰道口,很容易地就可以將它抽出。

  這塊橡皮擦是圓柱狀的,怪不得筷子會挾不起來。大約如粉筆那般粗細,只有不到五公分長。我這個天才老妹竟然拿這麼小的東西來自慰,才會一失手就掉在里面。

  我們兩個心中都是如釋重負,妹妹更是耐不住一直緊繃的情緒,咕咚一下軟軟地趴到床上。

  我在她身邊坐下,伸手輕撫她的臉頰,本來想用右手的,伸到一半才發覺中指上還油油滑滑的,連忙改用左手。我在上面輕輕捏兩下,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哎!不敢了。」她抿著嘴笑,一副全身乏力的表情。

  我想到自己手指上滑滑的東西,除了面霜以外,恐怕還有她的……「喏!你聞聞!」我把手指伸到她鼻子前,想要逗逗她。

  沒想到她躲都不躲,反而伸出手來,一把將我的中指握住。她閃動的雙眸直視著我,輕聲道:「哥,謝謝你。」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報以微笑。除了享受彼此之間彌漫著的一股溫馨之外,也為了自己把持住了、沒有做出踰矩的行為而慶幸著。若沒有忍住而干出什麼糊涂事來(我相信在剛剛的情況下,她也一定把持不住),則往後這種溫情將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只有無盡的情慾糾葛和變態關系的沉淪,這就是我之所以反對亂倫的原因。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爸爸身邊的性挑逗 下一篇:媽媽教會我性交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 北京pk10官网视频直播 梦幻西游手游考古和采集哪个赚钱 希望ol工作室赚钱 捕鱼游戏破解版下载 2015看视频赚钱软件 3d走势图 我想做民间放贷赚钱吗 上海快3最新开奖走势图 3p项目怎么赚钱 2019巴登电玩城 横财富论坛手机网36码 三连肖五连肖规律 9769单双中特 好彩1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1000炮金蟾捕鱼下载 河南快3害死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