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前世今生之媽媽王可兒】(01)【作者:比

字數:42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這已經是張曉勤這個月第十二次夢見那個女人了,剛一開始夢里的景象十分模糊,一片霧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

  隨著做夢次數的增多,那層阻擋視線的濃霧好像被風吹走了似的,終于展示出后面的廬山面目。

  那是一條長長的街道,路上的行人川流不息,而他們身上穿著的衣服卻是長袍大褂,剔著半個光頭,留著長辮子,分明是影視劇里的清朝人打扮。

  張曉勤在夢里是清醒的,這很難解釋清楚,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當你做夢的時候是知道自己在做夢的,只是醒來的時候具體的內容卻記不起來了。
  現在的張曉勤就是以一個第三者的身份游蕩在他自己的夢里,說游蕩也不準確,因為在夢里他并沒有肉體存在,只是能看到四周。

  而他的行動也仿佛是不受控制的,像是被人牽扯的木偶控制著前進后退。
  「又是這里。」

  張曉勤被帶到了小巷里一所民宅前,那家人的大門好幾處都漏了縫,顯得有些破舊。

  這連續的半個多月,張曉勤就像看TVB電視劇一樣,看著一個少年和一個小姑娘從兩小無猜到結為夫妻,每一次進入夢境,夢里的時間跨度都非常大,而眼前的這所宅子正是他們小兩口的新房。

  丈夫姓沈,身強體壯的,村里人都叫他大牛,以至于叫習慣了,他原來的真名都沒人記得了,他自己也叫自己做沈大牛,是個老實的木匠工,跟現在的裝修工人差不多,哪家要裝修新房了就會找他。

  沈大牛的妻子叫做王青青,小時候就長的標致可人,長大后更是女大十八變,每回上街買菜都能引來那些登徒浪子的注意,到后來她干脆帶上頭紗出門,但盡管如此她那自帶的體香還是讓人輕易認出她來。

  「小娘子慢些走呀,我幫幫你吧。」

  此時張曉勤聽到耳后傳來一陣輕佻的聲音,回頭一看正是一個打扮的十分富貴的公子哥在追著一名少婦。

  那名少婦臉上蒙著面紗,手里拿著蔬果筐子疾步快走。

  張曉勤一眼就認出了那名少婦正是沈大牛的媳婦王青青,這樣的場景他這兩天來在夢里已經不知道見到多少次了。

  說著話的功夫,王青青已經來到了張曉勤的面前,她毫不猶豫地『穿』過了張曉勤的身體,迅速地打開家門,趕在那名公子哥追上來之前躲了進去。

  那名富家公子仍不罷休,連哄帶騙在門口說了幾句俏皮話,見屋子一點回應沒有,又氣惱地離開了。

  「這小子可真夠笨的,有錢人玩女人還不容易,用點腦子隨便就搞上了。」
  接下來的劇情發展,竟真的跟張曉勤隨口說的玩笑一樣,那富公子姓朱,是鎮上有名的大商人的獨子,他借口家里要修葺房子,找了一個裝修團隊,特地囑咐工頭找了沈大牛來負責桌椅的施工整修。

  沈大牛還以為是上天眷顧,來了一筆大生意,誰知道到了施工的第三天,那朱少爺就叫嚷自己房間里的琥珀佛像玉佩丟失了,懷疑是他們這里的裝修工人手腳不干凈,仍憑工頭如何解釋他還是不信,堅持要對每個人搜身。

  無奈之下,所有工人站成一排等待搜身,當搜到沈大牛的時候,下人們竟從他的腰間搜出了那枚丟失的琥珀玉佩,當場人贓并獲,任沈大牛如何解釋,朱少爺都不聽他,直接叫了官差把他抓進了牢房。

  丈夫入獄的消息由工頭帶給了妻子王青青,她一個婦道人家嚇得六神無主,工頭便指了個辦法給她:「你可以去求求朱少爺,讓他高抬貴手,饒了大牛這一次,我想大牛這次也是太糊涂才做錯事。」

  工頭走后,王青青思慮再三,為了丈夫的性命還是出發去了朱府,經過下人稟報被帶了進去,來到朱少爺的房間,她坐立不安。

  等了好一會,朱少爺才姍姍來遲,等他一進門,王青青就跪下了,求著朱少爺放過沈大牛等等,說的聲淚俱下。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個平日里對王青青抱有非分之想的朱少爺竟然正襟危坐起來,一臉的正氣,對王青青沒有絲毫的不規矩,聽王青青說完猶豫一陣才答應了她的請求,讓王青青回家去等大牛回來。

  王青青千恩萬謝出了朱府,心里頓時對這個朱少爺改觀,萬分感激。

  只是王青青在家里等到了天黑還是沒見沈大牛回來,官府不是她一個尋常婦女可以進去的,她想再去朱府詢問,但時辰已晚就打算隔天一早再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王青青來到朱府再想見朱少爺,卻被下人告知昨天朱少爺就出城收租去了,什么時候回來也不知道。

  王青青一時間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只好每日都來朱府詢問朱少爺歸來沒有,下人的回答從來都是一句「沒有」。

  王青青擔心牢里的丈夫安危,茶飯不思下人都瘦了一圈。

  算起來已經是沈大牛入獄的第六天了,這天一大早王青青又是起來準備去朱府問問情況,誰知她剛打開大門出去,差點與人撞個正著,一時沒站穩就要往后摔去,一只手伸了出來及時地抱住了她。

  這個人正是王青青連著找了好多天不著的朱少爺,朱少爺救起了王青青后抱著她腰上的手卻沒有松開,王青青見到來人是自己等候了多日的朱少爺,早就把其他事情拋到了腦后。

  「朱少爺我可等到你了。我找你好多天了。」

  「讓沈家娘子等了這么多天真是我的錯,我一回來就聽下人說娘子來找了我好多天,我這趕緊就過來了。」

  見他一個富家少爺如此關心在意自己,王青青心里又是激動又是感激,說:「我家大牛從那日被抓后,至今都沒被放回來。朱少爺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錯。」
  「我料想你肯定是為這件事來找我的,我一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問清楚了,原來是縣太爺扣著不放人。」

  王青青驚訝地問:「這是為什么!」

  「還不是他們官場上的規矩,這年頭當官的靠著那點俸祿早就餓死了,只能是從老百姓身上撈點油水。」

  「這可怎么辦呢,我就是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賣了,恐怕也不夠那些官差索要的。」

  「娘子放心,我既然答應了讓大牛回來和你團聚,怎么能讓你出錢呢,這件事情我已經吩咐下人去辦了,待會大牛應該就能回來了。我們在屋里等會他吧。」
  王青青心里的感覺溢于言表,都快哭出來了,這時她才發覺兩人的距離是如此的相近,而朱少爺的手還抱在自己的腰上。

  朱少爺適時地將手移開了她的腰上,本來讓一個男子留在家里實在多有不便,但王青青又擔心中間出了什么岔子,到時候再找朱少爺不著就麻煩了,便不好在顧慮別人,大概等了有一刻鐘的功夫,門外傳來了斷斷續續的敲門聲,王青青快步走去開門,果然是丈夫沈大牛回來了。

  只是他現在遍體鱗傷,看起來在牢里受了不少苦,整個人十分虛弱的樣子。
  「大牛,你終于回來了,你怎么會被打成這個樣子,是不是那些官差打的。」
  「我……」

  沈大牛剛要開口說話,突然間見到了自家屋里還站著另一個男人,正是那個朱少爺。

  沈大牛頓時怒氣上涌,質問著王青青說:「他怎么會在這里!」

  那樣子跟要吃人似的,把王青青嚇了一跳,王青青剛要解釋,沈大牛卻雙腿一軟暈倒過去。

  而一直作為第三者在旁觀看的張曉勤也是眼前一黑,伴隨著一陣吵鬧的鬧鐘鈴聲從睡夢中醒來。

  張曉勤腦袋昏昏地坐在飯桌前面,對于早餐一點胃口沒有,這幾天做夢的頻率越來越高,而且夢醒之后自己竟然還記得特別清楚,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早上醒來頭就會痛,他只當作是睡眠不足引起的癥狀罷了。

  「想什么呢,快點吃呀,吃完了趕緊去上學,這幾天李老師可是跟我說你上課注意力有點不集中了。」

  王可兒是張曉勤的媽媽,三十六歲的年紀,卻保養的非常好,絲毫看不出來已經是生過孩子的人了,每次家長會大家都會以為她是張曉勤的姐姐,每一次她來參加學校的家長會,都會引來班里其他家長的矚目,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而且她參加過幾次之后,家長會就出現了一個怪現象,那就是參加的家長由三七開的男女比例,一下變成了全部由女性家長參加,不管多忙,參加的人一定是媽媽。
  張曉勤聽見了媽媽略帶怪責的提醒,趕緊低頭扒拉白粥。

  張曉勤的家庭結構不像一般的家里,男主外女主內,恰恰有些相反,媽媽張可兒的性格比較強勢些,是公司里的部門主管,身居高位,薪水很高,所以她顯得非常有主見。

  爸爸張安雖然不大不小是公司里的一個頭頭,但相比起自己的妻子還是差了一些,加上妻子各方面比較優秀,所以他也甘當后勤,總得來說他們的家庭關系還是比較和諧的。

  「慢點吃,讓你快點也別吃這么快呀,再噎著了怎么辦。」

  張可兒拿紙巾擦了擦兒子臟兮兮的嘴角,那一刻張曉勤愣住了,他發現這一刻的媽媽竟然和自己夢里的那個王青青有著幾分神似,細看之下嘴角、輪廓都有幾分相似,張曉勤懷疑自己頭昏看花了眼,又忍不住看了看媽媽。

  「你怎么發呆呀,是不是生病了,我看看。」

  見到兒子的怪樣子,王可兒擔心兒子身體,伸出手去就放在了張曉勤的額頭上測試體溫。

  那只帶著溫熱的手背剛一放上張曉勤的額頭上,他只覺得一股暖流從額頭流遍全身,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這也沒燒呀,奇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勤勤你有哪里不舒服嗎?」
  當王可兒的手掌從自己的額頭上的抽離開來,張曉勤一下清醒過來,心里一下感覺少了點什么,他喜歡上了這種跟媽媽肢體接觸的感覺,希望能更多些更久些。

  「沒有,就是昨晚寫作業寫的晚了,有點困。」

  張曉勤找了個借口又低下頭吃飯,他可不想讓媽媽看到自己因為肢體觸碰而通紅的臉頰。

  「嗯,是這樣呀。是不是給你報的補習班太多了,……,勤勤你再加加油熬一熬,你今年初三了,再過不久就生高中,再辛苦也就是這段時間了,好嗎。」
  跟所有的父母一樣,王可兒是不可能會輕易給兒子減負的,只能是讓他自己默默消化。

  吃完了飯張曉勤收拾好書包坐上媽媽的車準備出發去學校,王可兒和張安的公司其實離兒子的學校都不是順路,只是為了兒子不需要等公交車那么辛苦,夫妻倆會輪流接送兒子上下學。

  剛一坐上副駕駛座張曉勤就把安全帶系好,扭頭過去看的時候剛好看到媽媽也在系安全帶,王可兒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OL套裙,配著黑色絲襪,干練中又帶著幾分性感,隨著她扭身去找安全繩的時候,OL套裝的下擺隨著她轉身的幅度被稍微拉起了一些,露出了大腿的一部分,雪白的大腿陪著黑絲,顯得那么的耀眼與誘惑,而這一切都被兒子張曉勤看在眼里。

  但這美好的時光不過是短短的數秒,當王可兒轉正了身體,張曉勤趕忙看向窗外,心臟卻還在撲通撲通地跳,希望沒被媽媽發現。

  果然,在開去學校的一路上母子倆都像往常一樣隨意地對話,只是在偶爾等紅綠燈的時候,張曉勤會裝作百無聊賴的樣子扭頭看看媽媽那邊的風景,實際上他的眼角正在偷瞄媽媽的大腿,不過媽媽現在的坐姿只能是看到黑絲包裹著的小腿,一片朦朧,什么也看不清。

  張曉勤多么希望去學校的路的能夠長一些,車子能夠開得慢一些,只是這一切都不是隨他所欲的,終于王可兒還是按時送兒子到了學校,在照例囑咐幾句后,看著豪車揚長而去。

  張曉勤是自分床獨自一人睡之后,第一次感覺到離開媽媽是這么的難受,希望媽媽陪在自己身邊的感覺,他也不清楚為什么今天突然會有這種想法。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 商贸公司做哪些能够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民生银行股票行情 北京11选5选号 健身所干预售赚钱吗 泳坛夺金奖金 华煦期货股票配资 15岁喻言赚钱 p5走势图带坐标 最好的排列五走势图 开元牛牛棋牌官方版下载 分分彩官网95692巅峰 广西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水果销售赚钱吗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网易我的世界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