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游戏下载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洗手間里的呻吟

洗手間里的呻吟


  婉清坐在校園中央湖邊的涼亭里,臉色紅潤。

  剛剛教授完上午第一堂課的她,不得不來到這里透透氣。

  此刻,她柔美的發絲像往常一樣在腦后扎起馬尾,上身穿著一件V字領口的白色襯衫,恰到好處地露出她的一部分乳溝。

  而她的下半身,穿上了自結婚以來便沒有再穿過的短裙,而且是有些包臀效果的蕾絲裙。

  如果只是這樣的服裝,婉清或許并不會感到太過羞恥。

  「婉清老師?」一個男人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婉清驚了一下,回過頭去,發現是同一個院系的教師同事方老師。

  方老師在校園里也算是有名氣的人物,不僅多才多藝,還是個長相帥氣的單身男人,據說從進校時起,便被女生們評為最帥的男教師。

  「你好,方老師。」婉清恢復到平時高冷驕傲的樣子,語氣平緩地向男人問好。

  但她的臉頰展現出的紅潤,逃不過男人的目光。

  「婉清老師簡直是校園里最美的風光。」方華微笑著,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婉清微微敞開的領口,以及短裙下被光滑黑絲包裹著的,筆直勻稱的一雙長腿。

  太美了,明明已經是人妻,卻比校園里最美的女學生還要漂亮。方華此刻,多么希望自己早一些與婉清相遇。

  「謝謝方老師夸獎。」婉清緊了緊領口,同時優雅地挪動了位置,似乎想避免繼續被方華的目光直視。

  「男人對你的目光里,不僅僅是有崇拜,還有欲望。」不知道為什么,婉清腦袋里回響起冷冽說過的話。

  看上去這樣文質彬彬的方老師,應該不會,做出那種事情吧?

  就在這時,婉清的手機接收到一條短信。

  一條  來自冷冽的信息,只有一句話。

  「下一堂課前,去洗手間脫掉內褲。」

  婉清愣了一下,心跳忽然快了起來。

  「婉清老師,請問你……」

  「對不起,快上課了,我先走了。」

  婉清急促地起身,向教學樓的方向小跑過去,完全沒有聽清接下來方華的話。

  她不能繼續停留在那里。

  為什么,為什么僅僅只是一條指令,竟讓我的心臟,像要蹦出來似的……「……晚上,有空嗎?」方華疑惑地看著婉清窈窕的背影,喃喃說道。

  ***

  婉清坐在教學樓洗手間的馬桶上,盯著冷冽發來的那條信息。

  過了一會,她好像下定決心似的,咬著嘴唇,按照短信里的要求,脫掉自己腿上的黑色連褲絲襪,然后將已經有些濕潤,帶蕾絲邊的粉色內褲慢慢褪去。

  這條內褲,是婉清為了搭配包臀短裙才特意換上的,因為穿著這種質地輕柔的包臀裙,普通內褲會在臀部現出印跡。

  竟然又濕了,這可怎么辦……婉清紅著臉,趕緊從隨身挎包里拿出紙巾,在自己柔嫩的陰唇和陰道口附近擦拭。

  重新穿上褲襪后,絲襪特別的觸感緊貼著婉清嬌嫩的蜜唇,讓她從心底泛起一陣難以言語的羞恥感。

  為什么,自己要按照那男生的要求,不穿內褲走進講堂?

  就在婉清看著洗手間鏡子中的自己,猶豫不決時,冷冽的短信又到了。

  「不穿內褲上課的你,一定美極了。」

  婉清放下手機,漲紅著臉頰,仔細地看了眼鏡中的女人。

  是啊,自從和老公冷戰爭吵以來,似乎從沒有認真打扮過。

  有一段時間,婉清也真的以為,自己只適合高冷的中性裝束。

  但是,此時此刻,在鏡子中的這個女人,的的確確,讓婉清感受到了女人的魅力。

  這樣的自己,如果站在學生面前?會不會像冷冽說的那樣,被當作性幻想對象?

  僅僅只是這樣想著,婉清便感覺自己的下面,濕潤了。

  她快步離開洗手間,往教室走去。

  而這時,教室里已經坐滿了學生。

  婉清迎著前兩排男生火熱的目光,走上講臺。

  她的課,即使是平時最頑皮的男生也不會蹺課,而且還會爭先恐后地提前到達教室,好占據距離講臺最近的前排。

  「哇——今天老師好漂亮!」婉清剛踏入教室,便聽見一陣驚呼。

  不只是男生,連女生們都被婉清今天的打扮驚訝了。

  身材完美的婉清老師,不僅穿上包臀短裙,還穿上令男人產生無限遐想的黑色絲襪。

  再搭配上那雙時尚卻不失優雅的銀色高跟鞋,簡直迷人的要命。

  婉清強忍著心中的羞恥感,努力平靜情緒,然而,在講課的過程中,有幾次在她轉身在黑板上寫板書的時候,下面傳來男生們竊竊私語的聲音。

  「老師今天穿的可真性感……」

  「我從她進來開始一直硬到現在……」

  「你們說,她是不是沒穿內褲?為什么從后面看一點痕跡也沒有?」「放屁,婉清老師怎么可能不穿內褲!」……這些話,有一些婉清聽得見,有一些,她聽不見。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一整節課上,婉清的陰部都感覺癢癢的,熱熱的,好像在慢慢集聚著什么。

  這種奇怪的感覺,讓她很想早一點下課,回到自己的公寓里。

  她想自慰了。

  被這些男生火熱的目光注視著,擔心著被他們發現自己沒穿內褲便站在講臺上的羞恥感,讓她此刻急切地想要自慰,想要獲得安慰。

  可是,距離結束一天的工作還有好幾個小時……下課的時候,婉清感到口干舌燥,她急匆匆地回到教師午休的辦公室里,喝了一大口涼水。

  這個時候,她注意到,自己的辦公桌上,放著一個黑色的禮品盒。

  「婉清老師收。」

  簡短的一張卡片上,寫著幾個清秀的字。

  又是哪個自作多情的老師或男學生嗎?

  自從婉清來到這所大學教書開始,幾乎每隔幾天,都會有男學生或男老師送來求愛禮物,即使明知道她已為人妻,也不曾停下。

  然而打開以后,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禮品盒里放著的,是一顆純白色的跳蛋,以及另外一張卡片。

  「放進下面,現在,你可以穿回內褲了。」

  太過分了,那個叫冷冽的男生,竟然會要求她做這種事情……婉清緊張地看向周圍,確定沒有別的老師來到辦公室,飛快地將跳蛋塞進包包。

  「我一定是瘋了……」婉清看著洗手間鏡子中的自己,呢喃自語。

  她走出洗手間,努力不去感受塞在陰道里的物體。

  可是那怎么可能?原本已經濕滑不堪的蜜穴,面對跳蛋的侵入,簡直就像張開擁抱歡迎一樣,立刻用敏感的嫩肉包裹住了這小玩意兒。

  雖然穿上了布條一樣的丁字褲,但因為有了這東西的緣故,婉清覺得自己的身體更加火熱了。

  為什么,為什么我會在他的命令中,越陷越深?

  一定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吧……婉清自我安慰道。

  塞著跳蛋的婉清,難熬地度過了午休時間,到下午第一堂課的時候,她的臉頰已經紅的像正在發燒的病人。

  「婉清老師,您是不是感冒了?」一個女生關切地問。

  「沒,我沒事,謝謝。」婉清紅著臉說。

  然而這時,她感到體內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的震動!

  跳蛋啟動了!?

  陰道里的那東西,不斷地發出一波又一波震動,讓婉清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

  「老師,您的手機……」女生好心提醒婉清。

  糟了!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發現。

  婉清聽著從自己下身傳出來的,輕微的嗡嗡聲,羞的想要鉆進地縫。

  「嗯,你先回座位上吧,馬上就要上課了。」

  婉清強忍著體內劇烈的快感,咬著唇對那女生說道。

  「嗯。」

  女生回到座位,心里對婉清又欽佩了幾分。不愧是作風嚴厲,氣質優雅的女教師,不僅帶病上課,一旦上課鈴響,連手機也不接。

  婉清并不知道女生心里的想法,此刻她的腦袋里簡直是一片空白。

  「怎么辦……我該怎么辦?這樣下去不行的……」婉清修長的雙腿不斷夾緊,試圖緩解那東西在陰道內的震動帶來的刺激。

  就在這時,一個男生的身影忽然在婉清教室門口出現。

  「對不起,婉清老師,我遲到了。」

  這聲音!

  婉清驚慌地扭過頭,發現門口站著一個臉上帶著邪邪笑容的男生。

  冷冽!?他不是另一所大學的學生嗎?怎么會……「早就聽說婉清老師的課程非常棒,我希望今天能夠旁聽,可以嗎?」冷冽的目光直勾勾地注視著婉清。

  「請,請進。」婉清輕聲說道。

  講臺下面立刻傳出一陣低聲議論,要知道按照婉清的規矩,上她課程的學生別說是旁聽,就算是遲到一分鐘,也會被拒之門外。

  但今天,他們心目中嚴厲高貴的女神教師,竟然這么輕松就滿足了這看上去吊兒郎當學生的要求,太奇怪了。

  冷冽從婉清身后繞過,走向最后一排角落里的座位。

  與此同時,婉清的講臺上,多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中途來我座位旁一趟」婉清看著紙條上的字,心中慌亂異常,但不知是體內跳蛋的作用,還是她真的有冷冽說的「喜歡被虐待」,這簡短的命令,竟對她有著魔力似的,讓她在講課的過程中,時不時都會期待著什么。

  冷冽在做到座位以后不久,便關掉了婉清體內的跳蛋。

  這才讓她能夠安心講課。

  不過,由于今天婉清的打扮十分嫵媚動人,尤其是那雙修長的美腿,讓她每一次在講臺上的走動,都帶給全班學生模特走臺一樣的享受。

  然而她講課的全程都是不敢看向角落的,那個男生,簡直就是她命中的魔鬼。

  「我要不要過去……」婉清終于開始考慮這個問題。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角落,發現冷冽也在注視著自己。

  他歪著腦袋,對著婉清勾了勾手指。

  這男生的舉止怎么可以這么……不禮貌,現在可是在課堂啊。

  婉清咬著嘴唇,搖了搖頭,不知是想告訴冷冽,現在不行,還是她想拒絕。

  冷冽的回答卻簡單直接,他再次開動了跳蛋,而且震動幅度明顯比之前大了。

  「嗯啊……」婉清難以抑制地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呻吟,夾緊的大腿內側產生了一陣痙攣,她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子宮在顫抖。

  不行……我不能違抗他的命令,再這樣下去,會在教室里高潮。

  婉清下定決心后,打開多媒體設備,開始播放法學案例,而她卻翩翩然地走下講臺。

  前兩排男生簡直像中獎了一樣,鼻子嗅著空氣中婉清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水味,目光不住地瞟向她修身包臀的短裙,和那雙筆直勻稱的大長腿。

  這不能怪他們,畢竟婉清的這雙長腿,和專業腿模比起來也毫不遜色。

  冷冽歪著腦袋,看著這位人妻女教師,陰道里夾著跳蛋,卻要強裝出認真教課的畫面,心里覺得暗暗好笑。

  婉清在課堂上繞了一圈,走到后排的時候,嚴肅地說:「這個法學案例視頻里,有這學期考試我會出的題目。」這句話一出,全班學生立刻把注意力都聚集到了視頻上,生怕錯過一個知識點。

  婉清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她會這樣做。

  她踱著步子,來到了冷冽座位旁。

  男生臉上依舊是那副酷酷的微笑,他沒有說什么,只是用手指做了個繞圈的手勢,示意婉清面對教室方向。

  婉清咬著紅唇,低著頭,目光警惕地注視著教室里其他學生。

  她緊張極了,心臟感覺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

  但冷冽接下來做的事情,讓她簡直快要瘋掉。

  在她轉過身不久,冷冽便從身后,摸上了她圓潤飽滿的翹臀。雖然隔著短裙布料,男生大手上傳來的熱度,還是清晰地傳到了婉清肌膚上。

  她試圖掙扎,但隨著冷冽掀起短裙露出后面臀部下沿,她一動也不敢動。

  「不,不要……」婉清回過頭,壓低聲音對冷冽求饒。

  冷冽絲毫沒有理睬,手掌隔著絲襪,在婉清光潔如脂的臀肉上摩擦著,揉捏著,時不時還會拉動那陷入臀肉里的誘人丁字褲。

  婉清的陰道里一陣陣涌動,興奮、羞恥、驚慌的感覺一股腦兒涌上她的腦袋,讓她感到窒息。

  我應該阻止他的……

  可我卻,忍不住,希望他能夠繼續……

  我真的不行了……

  冷冽一邊將跳蛋開啟到最大,一邊用手指抵在婉清蜜穴附近,來回刮著她陰唇附近敏感的嫩肉,那粗糙的觸感,讓她快要瘋掉。

  天哪……再這樣下去,我會高潮的……

  婉清那雙有著長睫毛的大眼睛里,泛起一陣水汪汪的迷霧。

  那些崇拜著她,尊敬著她的學生們,怎么也不會想到,他們心目中的女神教師,此刻正悄悄撅著屁股,任憑教室角落里的男生玩弄。

  婉清感到自己整個人都要燃燒起來,陰道里的火熱和麻癢感,通過背脊,直通大腦。

  「求求你……我快……」婉清快要將嘴唇咬破了。

  突然,陰道里的震動停止了,臀肉和大腿上的撫摸也停了下來。

  婉清的心如同跌入冰谷。

  糟了!難道是被發現了!?

  「婉清老師,跟我來。」冷冽突然站起來,在婉清耳邊低聲說。

  「啊……?」婉清正要拒絕,卻聽見下課鈴聲響起。

  原來是……下課了。

  婉清低著頭跟在冷冽身后,在教學樓里快步走著。

  很快,便來到教學樓五層,角落里的一間洗手間。

  「進去。」冷冽命令道。

  「這是……」婉清剛想拒絕,被冷冽一把抓住手腕,拉了進去。

  這是男洗手間!

  婉清生平第一次,進到男洗手間。

  「進最后一個隔間。」

  婉清心跳的像兔子一樣,戰戰兢兢地進入了最后一格。

  那里的地上,鋪著一張透明塑料紙。

  冷冽很快也進到了隔間里,兩個人在狹小的洗手間里,頓時讓溫度升高了起來。

  這棟教學樓每一個洗手間都有這樣一個提供給殘障的特殊隔間,空間比一般隔間寬敞,不僅使用馬桶,而且墻壁上裝置有金屬扶手。

  由于平時幾乎沒什么人使用,這間格子和其他洗手間比起來,環境還是要干凈很多,但即使如此,婉清還是嗅到男生的味道……「跪下。」冷冽突然命令道。

  婉清整個人震了一下,不知道為什么,雙腿竟然有些發軟。

  冷冽的呼吸打在婉清臉上,火熱,就如同他的目光。

  這目光似乎早已看穿她的一切,將她扒光,赤裸地站在面前。

  她想違抗他的命令,但身體卻似乎早已做出了選擇。

  在冷冽第二次說出「跪下」兩個字時。

  身為人妻,又是高貴女教師的婉清,慢慢地跪了下去。

  膝蓋上傳來洗手間冰冷瓷磚的觸感。

  婉清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事情,從小受盡寵愛的她,連被打屁股都是幾乎沒有過的,現在卻屈辱地跪在一個年齡比自己小的學生面前。

  「想高潮嗎?」

  冷冽隔著婉清的襯衫,撫摸著她沉甸甸的一對乳房。

  「想……」

  「大聲點。」

  「不,不要……這里是……」

  「害怕被人知道?」

  「是……」

  「那就不要違背我的命令,否則很快就會被人知道。」「啊……是。」「說出來,你想不想高潮?」「想……我想高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婉清的下面涌出的蜜汁,滲透了絲襪,讓大腿內側變得都有些黏糊。

  冷冽的目光在婉清快速起伏的胸脯上掃過,微笑著說:「解開襯衣扣子,脫掉胸罩,露出你那對淫蕩奶子。」淫蕩奶子……他就是用這樣粗魯的詞語,形容自己那對驕傲乳房的嗎?

  婉清感覺自己的乳房漲的快要炸開了。

  她順從的按照男生的命令,解開了衣扣。

  前扣式的胸罩解開瞬間,婉清引以為傲的一對白皙乳房便跳了出來。她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乳房卻堅挺無比,一對乳頭不服輸似的翹立著。

  她撇過臉,不敢看此刻坐在馬桶上,雙腿分開,俯視著她的男生。

  但她能清楚的感到,冷冽的目光在她乳房上,灼熱地觸碰著。

  他一定注意到了……

  婉清羞澀地想,自己的乳頭,在接觸到空氣的瞬間,便硬挺了起來。

  「這對奶子,比視頻里看起來還要漂亮。」冷冽說。

  「謝……謝謝。」

  天哪,被這樣粗魯地贊美,我竟然會謝謝他。

  婉清的乳頭和乳暈,明明已經是養育過孩子的人妻,卻像少女一樣,保持著粉嫩的顏色。而由于哺乳過的緣故,乳房顯得更有彈性與光澤,沉甸甸的,無時無刻不展示著誘人的氣息。

  「乳頭硬了,婉清老師。」

  「是……因為……」

  「因為什么?」冷冽捏住婉清一邊乳頭,輕輕拉扯。

  這種好像被當作玩具玩弄的下流感覺,讓婉清幾乎要暈過去。

  「因為你在捏它們……」

  「不,我只是在玩弄它們,」冷冽笑了,「你老公真是浪費,這么一對漂亮的乳房,應該好好寵幸。」「啊……」冷冽揉捏著婉清的乳房,在上面留下紅紅的印跡。

  婉清第一次被男人這樣用力地捏乳房,身子因為興奮發出顫栗。

  「現在轉過去,脫下絲襪。」

  「好……」婉清從地上起身,讓屁股對著男生。

  「啪——」冷冽忽然一巴掌拍在她的臀肉上,發出一聲脆響。

  「啊——」

  火辣辣的疼痛感覺瞬間沖擊到婉清腦中,她剛剛站起來便跌坐了下去,一陣尿意涌了上來。

  「視頻里面我已經說過,聽見命令,要怎么回答?」「是,主人……」在網絡上與冷冽玩視頻調教游戲時,婉清就沒少因此而受罰。

  婉清忍著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小心地脫掉了絲襪。

  「雙手扶在欄桿上,撅起屁股。」

  冷冽看著女教師婉清乖乖地伸出手扶在欄桿上,彎下腰,撅起蜜桃一樣飽滿的臀部。

  這個姿勢,由于婉清大腿修長,她只好盡量俯下身,于是腰身和臀峰形成漂亮的S曲線。

  冷冽起身蹲到婉清身后,一把扯下了窄小的丁字褲。

  早已被淫水濕透。

  「想不到婉清老師的逼那么緊,跳蛋塞在里面,都快拔不出來。」他輕輕拉扯跳蛋露在外面的一小節尾巴。

  婉清立刻發出難以抑制的呻吟。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

  「說出你想要什么?」

  「讓我高潮……」

  「你?你是什么東西?」

  「我是婉清……我是……我是冷冽主人的奴隸。」婉清喘息著,說出了只有在視頻里才敢說出的話。

  「乖母狗。」冷冽將跳蛋慢慢拉出,婉清立刻感到自己的下面傳來一陣空虛。

  她本能地扭動著身體,一雙潔白如脂的長腿,在洗手間白光下閃著耀眼的色澤。

  冷冽在拔出跳蛋不久,便將兩根手指直接插入了婉清的小穴。

  天哪……我這是怎么了,居然讓男學生的手指插入下面。

  婉清腦袋里一片混亂。

  然而當這個男生的手指開始在小穴里緩慢摳挖時,她的所有知覺,全都集中在了陰道中。

  緊窄陰道里的每一寸嫩肉,都在歡迎著侵犯進入她身體里的手指,張開懷抱包裹著、吮吸著它們。

  「真是下流的女教師,你就這么渴望被插入嗎?」冷冽羞辱的語言,像牢固的漁網一樣,將婉清牢牢困住。

  「不,不是這樣……」

  「還說不是,你的騷逼正在用力吮吸我的手指。」「嗯啊……啊……」婉清捂住嘴巴,卻還是抑制不住地發出嬌吟。她飽滿的乳房掉在下面,形成漂亮的形狀,光滑的皮膚上泛起一層層細小的雞皮疙瘩。

  「滋——」

  隨著冷冽突然拔出手指,一小股淫水濺了出來。

  婉清已經無力保持著俯身彎腰的姿勢,軟綿的身體坍塌了下去,變成趴在地上。

  「爬過來。」

  「是……主人。」

  婉清跟隨著男生的指令,跪趴在他兩腿之間。

  「啊……」

  出乎婉清意料的,男生掏出了一根堅硬肉棒。

  他怎么能……唉……

  婉清驚呼出聲,目光卻鎖定了一樣落在那直挺挺指向天花板的男性器官。

  這男生的那里,比自己老公要大出四分之一……天哪,我為什么會想到這些……婉清為自己突然產生的想法感到羞恥萬分。

  「臉貼在上面。」

  「啊……這……」

  「啪——!」

  臀肉又傳來一陣酥麻的疼痛感。

  「再打你的話,后面進來的學生就聽見了。」

  婉清心中一驚,隱約聽見洗手間外傳來男生說話的聲音。她咬著嘴唇,不停地搖頭。

  不要,我連跟老公做愛時,從來都沒有觸碰過那里……「啪——」冷冽果然毫不留情地拍在婉清臀瓣上。

  「唔——」婉清捂住自己的嘴才勉強沒有叫出來。

  「咦,你剛剛有沒有聽見洗手間發出聲音?」

  「沒有吧,這個洗手間那么偏,應該沒人。」

  「求求你……」婉清輕聲求饒。

  「貼過來!」冷冽加重了語氣。

  「是……主人。」

  婉清閉上眼睛,將她那精致的臉頰貼上男生勃起中的性器。

  聞到了……男人性器官的味道。

  婉清即使閉著雙眼,腦海里仍然滿是那雄偉的肉棒。

  「舔。」

  果然如同婉清所擔心,或者說知道自己無法逃避的,她要像自己在視頻調教時自我想象的那樣,為她的主人口交。

  婉清屈辱地張開紅唇,小心翼翼地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在男人棒身上輕輕舔著。

  「從下面開始。」

  鼻息里滿是讓人眩暈的男性體味,婉清的舌頭繞著男人的睪丸舔舐。

  太奇怪了……明明是做著這樣屈辱的事情,自己的身體卻傳來陣陣敏感的感覺。

  「含住。」

  簡短的命令,讓婉清不可抗拒地張開小嘴,將男人怒漲的龜頭含在嘴里。

  太大了……婉清本能地壓低舌頭才能緩解肉棒頂在口腔里的滿漲感。

  「唔……」

  由于只能用鼻子呼吸,婉清發出輕輕的喘息聲。

  「看樣子,你老公連這漂亮的小嘴巴也沒怎么使用過。」男生冷笑道。

  他抓住婉清后腦,用力按向自己襠部,粗壯的肉棒立刻深入到婉清喉嚨里。

  女人喉嚨深處對肉棒的擠壓,讓他發出輕微的低吼。

  「果然沒猜錯,你這騷母狗的嘴巴,有深喉的潛力。」婉清臉頰漲得通紅,脖子上的青筋都變得明顯,她無法呼吸,這種窒息的感覺,讓她的陰道和子宮不斷收縮起來。

  緊接著,男人開始快速抽插性器。

  那種感覺,就像把她的嘴巴當作發泄欲望的工具。

  婉清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尊嚴,高傲,變得不值一文。

  不行了……為什么,下面沒有任何刺激,卻不斷地接近高潮……婉清的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來,扶住男生大腿。

  這時,冷冽一把抓住婉清的雙手,站起身,以壓倒的姿勢,將肉棒刺入女人喉嚨深處。

  「不行,不行……啊……啊……唔唔……」

  在拔出來的瞬間,婉清爆發出了此生以來,最激烈的一次高潮。

  若不是冷冽及時捂住她的嘴,同時還按下沖水按鈕,外面那些學生一定會聽見女教師婉清高亢的呻吟。

  十多分鐘后。

  絲襪、胸罩和高跟鞋散落在角落,狹小的洗手間里,輕輕發出喘息聲。

  婉清癱軟在地上,靠著墻壁,喘息了足足有十分鐘才勉強緩過神來。

  她胸前潔白的襯衫敞開著,一雙長腿呈M字敞開,再也沒有避諱冷冽的目光。

  隔間外面,傳來男生們進進出出的打鬧聲,以及他們尿在便池里發出的聲響。

  「自己坐上來。」

  冷冽對婉清發出這條指令的時候,婉清雖然內心抗拒,但身體似乎已經不聽使喚了。

  她羞澀地背對著冷冽,沉下蜜桃一樣圓潤的豐滿臀部,同時還伸出纖細的手指,試圖讓自己的肉穴盡量分開。

  「請輕一點……」婉清咬著嘴唇,眼神迷茫。

  「我是誰?」

  「主人……您是冷冽主人。」

  「騷母狗,在自己學校教學樓里被主人玩弄,興奮嗎?」「興奮……」火熱堅硬的男人性器,一點點撐開婉清柔嫩濕滑的陰唇,如同一柄利劍般,插進了她的身體。

  「啊……」婉清沒有發出聲音,她向后高昂著頭,身體呈現出誘人的S形,纖細腰肢后,明顯的出現了兩個小小凹陷。

  那是女人的腰眼,只有身材完美的女人才會有。

  細密的汗珠沁濕了婉清的襯衫,米色短裙掛在腿彎上,顯得無比淫靡。

  婉清剛剛高潮不久的蜜穴,迎來久違的充實感覺……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小城優秀女教師 下一篇:辦公室的淫肉壺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水果机游戏下载